动脉网知识库

登录动脉网

账号密码登录

忘记密码?

手机账号登录

获取验证码

忘记密码

获取验证码

新用户注册

获取验证码

绑定手机号

获取验证码

感谢您使用“动脉网”的产品和服务。 我们尊重并保护所有使用动脉网用户的个人隐私权。
第1条 协议内容及生效
1.1 本用户协议是用户与“动脉网”之间就相关事宜所订立的契约,即包括本用户协议所有正文及“动脉网”已经发布或将来可能发布的各类规则。用户在“动脉网”注册前,必须事先认真阅读本用户协议,特别是本协议中关于限制、减轻或者免除“动脉网”责任的全部协议内容以及含有限制用户权利的协议内容。
1.2 如果用户同意本用户协议,或者存在包括下载、注册和使用及连接“动脉网”服务的行为,将被视为完全接受并同意遵守本用户协议的所有内容,包括接受“动脉网”对用户协议随时所做的任何修改,本协议即构成对双方有约束力的法律文件。如不同意本用户协议,用户不得使用或应主动停止使用“动脉网”提供的服务。
1.3 用户应当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自然人,或者是具有独立承担法律责任能力的其他合法主体。若用户属于无民事行为能力、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或是不具有独立承担法律责任能力的其他主体的,您应在监护人监护下或是得到有权主体授权后使用“动脉网”。
第2条 用户信息
2.1 用户个人信息。用户个人信息包括真实姓名、手机号码、微信号、所属行业、所在公司,现任职位、常驻城市、本人照片、身份证号、微信支付账号、电子邮箱、个人简介等。
2.2 非用户个人信息。用户在“动脉网”上,包括阅读、评价、操作状态、使用记录、使用习惯等在内的全部记录信息。除本条第1款所列用户个人信息范围外的所有信息,均为非用户个人信息。
2.3 第三方平台记录信息。用户通过腾讯微信等第三方平台账号注册、登录、使用“动脉网”服务的,将被视为用户完全理解、同意并接受“动脉网”已包括但不限于收集、统计、分析等方式使用其在腾讯微信等第三方平台填写、登记、公布、记录的全部信息。用户一旦使用第三方平台账号注册、登录、使用“动脉网”服务,“动脉网”对该第三方记录信息的任何使用,均被视为已经获得了用户本人的完全同意并接受。
2.4 用户自行向“动脉网”提供个人信息、教育经历、工作经历、课程主题和介绍以及其他信息,所提供的信息必须在合法基础上保证真实、准确、完整,并保证及时更新以上信息。如因提供的信息存在非法、抄袭、错误等问题,用户需承担因此引发的相应责任以及后果,且“动脉网”保留终止用户使用“动脉网”各项服务的权利。
2.5 用户应维护个人“动脉网”帐户和密码安全,并对此帐户在“动脉网”的所有行为负完全责任,不得将帐户借给他人使用,否则应承担由此产生的全部责任,并与实际使用人承担连带责任。当遇到账户或者密码未获授权使用,或者发生任何安全问题时,用户有责任及时有效地通知到“动脉网”并向公安机关报案。
2.6 用户信息使用,用户在使用过程中发现任何不妥或者不满意之处,有权向“动脉网”提出申请,要求进行相关信息删除等处理;“动脉网”不承担主动删除、销毁用户信息的责任。
2.7 为向用户提供服务,“动脉网”将在合理范围内使用用户个人信息、非用户个人信息以及第三方平台记录信息。用户一旦注册、登录、使用“动脉网”服务,将被视为“动脉网”已包括但不限于收集、统计、分析、商业用途等方式使用用户信息。“动脉网”对用户信息的使用无需其他意思表示,无需向用户支付任何费用。
第3条 服务条款的修改及终止
3.1 “动脉网”的服务范围非常广泛,因此有时还会适用一些附加条款或产品要求(包括行业要求)。附加条款将会与相关服务一同提供,并且在用户使用这些服务后,成为您与我们所达成的条款的一部分。
3.2 “动脉网”始终在不断更改和改进服务。一旦条款及服务内容产生变动,将会在重要页面上提示修改内容。如果不同意我们对条款内容所做的修改,用户可以主动、随时停止使用我们的服务,尽管我们对此表示非常遗憾。
3.3 “动脉网”也可能随时停止向您提供服务,或随时对我们的服务增加或设置新的限制。
3.4 “动脉网”认为用户拥有自己数据的所有权并保留对此类数据的访问权限,这一点非常重要。如果我们停止某项服务,在合理可能的情况下,“动脉网”会向用户发出合理的提前通知,并让用户有机会将信息从服务中汇出。
3.5 如果用户继续使用“动脉网”的服务,则视为接受服务条款的变动。我们保留随时修改或中断服务的权利。我们行使修改或中断服务的权利,不需对用户或第三方负责。
第4条 服务的中断和终止
4.1 在未向用户收取相关服务费用的情况下,“动脉网”可自行全权决定以任何理由 (包括但不限于“动脉网”认为用户已违反本条款的字面意义和精神等) 终止对用户的服务。同时“动脉网”可自行全权决定,在发出通知或不发出通知的情况下,随时停止提供全部或部分服务。服务终止后,“动脉网”没有义务为用户保留原用户资料或与之相关的任何信息,或转发任何未曾阅读或发送的信息给用户或第三方。
4.2 如存在下列情况,“动脉网”可以通过注销用户的方式终止服务: 在用户违反本条款相关规定时,“动脉网”有权终止向该用户提供服务。“动脉网”将在中断服务时通知用户。但如该用户在被“动脉网”终止提供服务后,再一次直接或间接或以他人名义注册为“动脉网”用户的,“动脉网”有权再次单方面终止为该用户提供服务; 一旦“动脉网”发现用户注册资料中主要内容是虚假的,“动脉网”有权随时终止为该用户提供服务; 用户出现作弊行为,网站可根据情况作出处理,甚至注销用户; 其它“动脉网”认为需终止服务的情况。第三方,但基于交易纠纷、技术原因等因素,“动脉网”保有复制、审查服务过程中录音内容的权利。
第5条 用户言行
5.1 用户同意在使用“动脉网”服务过程中,必须严格遵守以下规则: 1) 遵守中国法律法规、行政规章以及规范性文件; 2) 遵守“动脉网”的所有用户协议、通知、协议等文件; 3) 不得为违法、犯罪等目的使用“动脉网”网站及其移动客户端; 4) 不得在“动脉网”上传输及发布以下内容:煽动抗拒、破坏宪法及法律法规实施的言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破坏国家统一的言论;违背社会风俗和社会道德的言论;煽动民族仇恨、民族歧视,破坏民族团结的言论; 5) 不得使用任何侮辱或毁谤他人,性骚扰,或对未成年人有不良影响的内容; 6) 不得散布淫秽、色情、赌博、暴力、凶杀、恐怖或者教唆犯罪的行为; 7) 不得利用本站从事洗钱、窃取商业秘密、窃取其他用户个人信息等违法犯罪活动; 8) 不得侵入本站及国家计算机信息系统,不得传播病毒、特洛伊木马、定时炸弹等可能对“动脉网”造成伤害或影响其正常运转的恶意病毒或程序; 9) 不得在“动脉网”平台从事非经“动脉网”同意的所有牟利性经营活动; 10) 不得侵犯第三方权利,特别是他人著作权、商标权等知识产权或者合法权利。
5.2 若用户有发布违法信息、严重违背社会公德、以及其他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的行为,“动脉网”保有删除各类不符合法律政策或者不真实信息内容而无须通知用户的权利。若用户未遵守以上约定,“动脉网”有权立即终止对用户提供服务,采取暂停或者关闭用户账户等措施。用户须对自己的言论和行为负法律责任。
第6条 知识产权协议
6.1 对于用户通过“动脉网”发布的任何公开信息,用户同意“动脉网”在全世界范围内具有将此等内容编入当前已知的或以后开发的其他任何形式的作品、媒体或技术中的权利。
6.2 除法律规定外,未经“动脉网”书面等任何形式明确许可,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非法地全部或部分复制、转载、引用、链接、抓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动脉网”的信息内容,否则,“动脉网”有权追究其法律责任。
6.3 用户在“动脉网”所发布的内容,必须保证已经拥有必要权利或授权以进行该内容的提供、发布、提交等行为。
6.4 本用户协议已经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及相关法律规定的著作财产权等权利转让书面协议,其效力及于用户在“动脉网”上发布的任何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内容。
第7条 隐私声明
“动脉网”非常重视对用户个人隐私的保护。 “动脉网”在必要时候需要某些信息才能为您提供所请求的服务,本隐私声明针对这些情况下的数据收集和使用情况。作为“动脉网”用户,如果同意接受“动脉网”用户协议及隐私声明,表明您授权“动脉网”对任何您所提供的、或者“动脉网”所收集到的信息有权进行处理、传播、使用。 本隐私声明适用于“动脉网”的所有服务,随着服务的变化,“动脉网”有权对隐私条款不时进行修改更新,且不再另行通知。更新后的隐私声明一旦公布即有效代替原来的隐私声明,您在访问和使用“动脉网”时,即表示您已同意遵守并接受最新的隐私政策。建议您及时关注隐私条款的变更。
7.1 “动脉网”隐私信息范围,通常情况下,在“动脉网”注册、获取服务时所提交的个人信息,包括姓名、联系方式、通讯地址、第三方帐户信息等。
7.2 信息隐私的保护
“动脉网”严格保护您个人信息的安全。我们使用各种安全技术和程序来保护您的个人信息不被未经授权的访问、使用或泄露。 当用户对网站或者移动客户端的服务表示兴趣时,或者向用户提供服务出现问题或者困难时,我们使用这些信息来联系用户。 未经用户同意,“动脉网”不会向第三方提供用户信息,也不会在用户之间传递这些信息。未经用户同意,“动脉网”不会对用户之间的交流信息,包括评价、交流文本和图片内容进行编辑、筛选、篡改。
如果有明确证据表明您所提供的信息存在不符合法律政策或者不真实情况,我们有权无须通知您对信息进行删除、更改等处理。
第8条 免责说明
8.1 就下列相关事宜的发生,“动脉网”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1)用户应遵守国家的有关法律、法规和行政规章制度。如有用户违反国家法律法规或本用户协议,“动脉网”有权停止向用户提供任务而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如导致“动脉网”遭受任何损害或者遭受任何来自第三方的纠纷、诉讼、索赔要求等,用户须向“动脉网”赔偿相应的损失,用户需对其违反用户协议所产生的一切后果承担全部法律责任。 2)由于您将用户密码告知他人或与他人共享注册帐户,由此导致的任何个人信息的泄露,或其他非因“动脉网”原因导致的个人信息的泄露; 3)根据法律规定或政府相关政策要求提供您的个人信息; 4)任何通过黑客攻击、电脑病毒侵入等非法截取、访问等方式从我们网站上获取的信息; 5)因台风、地震、海啸、洪水、停电、战争、恐怖袭击等不可抗力因素导致的任何后果;
8.2 本服务涉及到互联网及移动通讯等服务,可能受各个环节不稳定因素的影响,比如不可抗力、计算机病毒或者黑客攻击等造成的服务中断或不能满足用户要求的风险,用户须理解和认可,并承担以上风险。“动脉网”对服务的及时性、安全性、准确性不作担保,对因此导致用户不能接收信息,或者传递错误等问题不承担任何责任。
8.3 如“动脉网”的系统发生故障影响到本服务的正常运行,“动脉网”承诺第一时间内与相关单位配合,及时处理进行修复。但用户因此而产生的经济损失,“动脉网”不承担责任。此外,“动脉网”保留未经事先通知为维修保养、升级或其他目的暂停本服务任何部分的权利。
第9条 适用法律框架以及纠纷解决途径
9.1 本协议的订立、执行和解释及争议的解决均应适应中国法律。
9.2 如双方就本协议内容或其执行发生争议,双方应尽量友好协商解决;协商不成时应任何一方均可向有管辖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大陆地区法院提起诉讼。
第10条 其他
10.1 如果您在中国大陆以外的国家或地区访问或使用“动脉网”,您有责任遵守所在辖区内有关在线行为和可接受内容的法律。
10.2 本服务的所有权、运作权和一切解释权归“动脉网”所有。“动脉网”有权在必要时修改用户协议,并通过网站或者客户端发布修改变更,且不再另行通知。如果在更改生效后用户继续使用服务,则视为您接受用户协议的变动并遵守最新用户协议。
如果您对用户协议有任何疑问,请联系客服(微信同号):13627682184

一年亏损减半,估值32亿美元的Oscar health的转型剑指何方

作者:杨雪 2018-08-05 08:00

{{detail.short_name}} {{detail.main_page}}

{{detail.description}} {{detail.round_name}} {{detail.state_name}}

{{detail.province}}-{{detail.city}}
{{detail.setup_time}}
融资金额:{{detail.latest_event_amount}}{{detail.latest_amount_unit}}
投资方: · {{item.latest_event_tzf_name}}

Oscar作为健康保险领域的独角兽,今年估值超过32亿美元。被多家投资机构看好,包括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旗下两家投资机构Verily Life Sciences和Capital G,多次跟投的还包括复星资本、Founders Fund、kholsa venture等多家基金。


无标题.png

数据来源:crunchbase(2018年用户量为预计)


从Oscar health的发展轨迹中可以看到2017年是它发展的拐点,虽然2017年,Oscar没有是成立以来唯一一次没有投融资,但是在持续的巨额亏损上,Oscar却刹住了车。

 

随着奥巴马医改创立的Oscar health,起初的发展路径是希望通过科技,实现对用户的低成本快速响应和用户干预行为,降低成本和风险,扩大受保面积。

 

但是随着川普上台,冲击奥巴马医改。Oscar开始转型,收取更高的保费和实行一种“窄化”的网络。

 

2018年3月时,Oscar就迎来融资,估值高达32亿美元。说明Oscar收紧用户的转型之路还是比较顺畅,Oscar作为一种新型的保险公司,奖励客户的健康行为,让理赔行为更简单,提升价格透明度,冲击原有的保险公司和消费者的关系。


在政策、经济发展趋势、技术进步等各种不确定性中,具体的模式还有待探索。但是所有的改革方向中保险公司都应该改变和客户间短期的关系,而是变为长期服务的模式。

 

就算是健康险领域估值最高的独角兽公司,但是由于高额的成本和长期的赔付率在100%以上,外界对Oscar还是有很多质疑。本篇文章希望通过剖析Oscar health转型之路和发展路径,剖析健康险领域正在发生哪些变化,Oscar的转向是在什么困境之上,Oscar health又是如何在定义未来保险。


美国医疗保险制度弊病必须改革


在美国整个医疗体系面临的问题有两个,一是医疗成本的增加,虽然美国在医疗技术和诊疗方案以及医疗人才上处于世界领先水平,但是美国医疗卫生总费用占GDP比重已经达到15%左右。

 

根据目前的预测,到2030年,美国的医疗卫生支出比例将超过其GDP的20%。如果不改革,预计到2050年,仅仅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老年医保)、医疗救助计划(Medicaid)(穷人医保)、社会保障和国债的利息就会消耗掉所有的联邦税收。


第二问题医疗保障人口覆盖范围落后于英国、日本、加拿大等实现了全民社会保障的国家,在美国仍有15%的人口没有任何医疗保障。人均预期寿命在OECD国家中却是倒数第二。具有反讽意义的是,美国政府支出占其医疗卫生总支出的46%,这和中国政府差不多,但是远远落后于其他发达国家72%的水平。美国是世界上医疗卫生支出最高的国家,也是唯一医保覆盖率不足95%的发达国家。(数据来自:《寻找完美医疗卫生体系》)


造成如此局面的原因,一种观点认为是市场化的定价方式,让药企和医疗设备提供者拥有了完全的自主定价能力,由此造成了药品和医疗费用的价格高昂。但是数据显示,在美国的医疗系统的分部门消费排名中,前五位分别是医院费用占到32%,医生费用26%,医药费用占到13%,居民个人护理(8%)和私人保险费用(7%)。可见医药费用并不是美国卫生医疗系统中的支出大头,而是以医院运营和医疗人力资源的市场价值。

 

在美国医保支付的历史中,主要的付费方式有按项目付费和按人头付费。按项目付费,医院和医生提供的服务越多,得到的支付越多。这必然会导致过度医疗,达特茅斯大学的一项研究表明:美国高达一半的医疗服务从医学角度都是不必要的。

 

而且按项目付费随着,随着老龄化的加剧,接受服务的老年人口越来越多,医疗费用成本持续上涨,医疗支出难以为继。


美国医疗保险.png


HMO(Health Maintenance Organizatio)这种保险的参与者中,HMO重预防,就医选择性少,参保人必须在特定的医疗保健单位就医。保险公司会为参保人员指派一位全科医生,负责解决基础的医疗需求和转诊,为保险公司控制医疗费用。

 

PPO (Preferred Provider Organization)无需保健医生,直达专科医生,用户在优选医疗机构名单内就医,可以享受优惠。

 

EPO(Exclusive Provider Organization) 会员必须在制定的医疗服务网内就医,没有全科医生

 

POS ((point-of-service)介于低保费HMO和选择性多的PPO之间,有全科医生。


在美国,保险公司和医疗服务提供者间的议价方式就是有美国医学会决定的。


在美国,公共医疗保险分为两种,美国政府主导的社会医疗保险集中于保障老年群体(Medicare)和弱势群体(Medicaid),工作人群的医疗保险则由商业保险机构提供。同时也有一部分人单独购买私人保险。

 

保险支付是医生和医疗机构的主要收入来源,支付标准与支付方式由双方定期协商。其中,政府举办的Medicare采用行政定价的方式,医生和医疗机构只能选择接受或不接受,若不接受,就不能接诊Medicare参保患者。

 

而按项目收费的标准则是由美国医学会(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为所有可能的诊疗、诊断、手术过程等,都设置了5位数编码,称“现代诊治专用码”(current procedural terminology code)简称CPT编码。一种药品或设备也许有颠覆性的潜力,能够以独一无二的方式经济划算地解决一个问题,但是新产品获得独特的CPT编码的成本非常高,而美国医学会——代表被颠覆者的组织——批准一个定位为颠覆性的产品的可能性又非常低。按项目付费,医疗服务提供者能够转嫁成本时,决策者就不会有动力采用颠覆性技术。

 

商业保险机构以上述Medicare支付标准为基准,与医生和医疗机构协商议价。

 

在公共医保体系内,公共医保中传统的Medicare也在尝试从传统的按项目收费转型,转向打包付费等多种付费方式。打包付费的优势在于激励服务方控制成本,同时在竞争和保险考核双重压力下,保障质量;但其存在的问题是,当占据市场优势的公共医保采用打包付费时,会促使服务方走向联合或兼并,以寻求谈判优势及规模经济,而这种整合很可能推高医疗费用。 

 

以往的按项目收费不能激励医疗服务提供者控制成本,反而会对一些可能减少医院收费项目的创新项目的采用形成阻碍。

 

通过支付方式改革来刺激高质量、适宜的医疗服务和控制成本是美国医疗体制改革的必经途径。在医疗颠覆式创新之父克莱顿·克里斯坦森提供的医保改革解决方案中,提供不同的医疗保健服务的商业模式应该配备不同的医疗保险制度,主流的模式应该是健康储蓄账户+高起付线保险替代传统的私人健康保险。


医保想要实现降低医疗成本,从以上叙述中可以发现整个医疗体系需要从预防转向。医保支付者缺乏议价能力和主动性的困境也应该得到改变。健康险公司可以不止为医院买单,而是开始提供医院为用户提供的保持健康的服务。

  

Oscar从为结果理赔到为行为和价值理赔

 

再好的保险公司都无法在数字化浪潮中独善其身,因为无论是人口结构变化还是医疗健康产业的变化以及监管政策的风云突变,诸多的不确定性裹挟着健康险公司,要求它们立即做出改变。

 

老龄化带来的慢性疾病的影响是巨大的,慢性疾病负担的增加,导致了医疗保健费用的不断上升。公共部门和纳税人都在寻求更经济有效的激励方式减轻医疗费用支出。

 

在安永关于参与式医疗的报告中,人们的平均寿命已经增加了,但是健康寿命的期限并不长。人们预期的真正停止创造价值的年龄是75岁,但是实际上到了50岁多,人们的身体就已经无法支撑预期中的运行了。而在实际的医疗花费中,心脏病、二型糖尿病、高血压等慢性疾病占到了医疗费用支出的75%。


这些疾病有着两个特点,第一是他们很大程度都和生活习惯有关,受行为方式影响很大。对于这些目前无法治愈的慢性疾病,患者需要跟随这些疾病症状一生。

 

健康保险的转向中,需要从以往按流程和结果付费转向偏重预防,健康险提供者和政府都应该思考如何转变现有的体系从而激励用户的健康行为。保险行业需要实现按诊疗收费医保(fee-for-service)。


这种商业模式也能很好地解决患者的诉求。患者购买健康险是为了分担风险,但是患者的第一诉求永远都是保持健康。其次所有的消费者都希望拥有获得经济收益。而健康账户储蓄模式需要消费者放弃传统保守的综合保险而评估一定的风险,并且健康储蓄账户带来的收益需要长期累积。像Oscar health这样的健康行为兑现模式更能激励消费者行为改变。

 

新的商业模式正是基于这些问题出现,例如Oscar会奖励用户的健康行为,或者将用户的保险账户资本化,向医院针对特定的病人和特定的病种限定保险金额。

 

Oscar作为一家科技保险公司,创新性地引进智能设备参与到用户的健康管理中。Oscar会赠送可穿戴设备来帮助用户进行辅助锻炼和健康监测,如果用户能够达标,就能获得亚马逊账户最高20美元的奖励。这只是Oscar health把客户变得更健康的第一步。

 

降低客户的健康风险,Oscar没有仅仅停留在和医院合作上,它已经开始提供以往只由医院提供的服务。在2016年的11月,Oscar开始和美国著名的医疗中心西奈山医院(Mount Sinai)合作建立了线下医院,该医院位于纽约布鲁克林高地(Brooklyn Heights)。这个线下医院只对Oscar的会员提供。该医疗中心提供急性病外的慢病管理和预防保健, 疫苗注册和医生咨询。同时也为会员提供免费的课程,例如针对女性的瑜伽课程。

 

Oscar health正是从以前的为结果理赔转向为用户的行为和价值买单。


以数据为支撑,以用户为中心


虽然健康险领域有诸多巨头压制,但是在健康险领域依然独角兽频现。在改变整个健康险体制上,关注用户的行为,对于雇主来说,由于人员的流动性,雇主采取行为激励个人的健康行为动机较小。虽然慢病给医疗卫生系统带去的压力最大,但是政府更关注短期的财政问题。何况无论是哪一方都囿于以往陈旧的系统和机制中,难以突破内部的壁垒,盘活已有的数据。

 

健康保险业中的初创公司可以凭借更灵活的姿态改变健康险行业。首先是回应全球以用户为中心的潮流。技术民主化,让普通消费者有了更多的权力,消费者希望获得更多的透明性和保障以及更便捷的服务。

 

Mhealth的兴起也在推动着以用户为中心的潮流。医疗设备和智能设备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随着传感器、AI、移动应用等技术的发展,每个人都能轻松地监测到自己的健康状况。物联网也可以颠覆慢病管理体系。现有关于用户的医疗数据是断裂的,没有人能够掌握用户所有的医疗数据,保险公司拥有的数据也不例外,谁能最先形成服务闭环,掌握数据链,洞察用户,谁就是赢家。

 

健康险已经在医疗创新上已经落后于很多科技公司了,在科技潮流下,如果不采取改变,则是不进则退。

 

Oscar health正是致力于让用户在APP上完成所有操作。在成立之初时,Oscar希望覆盖更多的人群,现在Oscar提供的“窄化”的网络就是提供更优质的服务。Oscar的NSP值(Net Promoter Score净推荐值)达到37,而行业平均水平是12。

 

从官网中可以看到Oscar health同时为个人和雇主提供健康保险解决方案。

 

对于全家投保的用户,Oscar health可以提供一个定制的团队,受理用户的健康需求。购买了健康险的客户提供全天候的免费医生咨询服务和一个由优质医生和医院资源组成的网络生态。比起复杂的医保流程,Oscar 提供的所有服务都是在手机APP上进行操作。

 

在提供给雇主的产品中,Oscar health的竞争力有两点。一是在用户上的好口碑和超高的满意度,二是Oscar的议价能力。Oscar能够为企业的每一位员工节约600-900美元。这对很多大型企业来说是一个诱人的数字。

 

在针对企业员工提供的产品上,和一般普通消费者略有不同。Oscar health同样可以提供免费的医生咨询服务,但是不是一周24小时的服务。虽然企业员工也有Oscar health提供的个人专业护理团队,但是这个团队目前只提供在线服务。不过,为了解决病人需要从全科医生转向专科医生的转介流程,企业员工可以直接向特定的专科医生咨询。

 

目前Oscar的企业用户已经超过2000家,包括建筑公司、法律公司和饭店。

 

在医生资源上,Oscar health 拥有众多的优质的全科医生和一线医生。Oscar选择和一流的医疗系统合作。美国医疗系统排名的前20强都是Oscar的合作伙伴,虽然目前Oscar只在美国6个州内提供服务。Oscar的医疗生态体系中,拥有超过3500名医生,涵盖140多个科室。

 

由于美国急救资源的稀缺,Oscar能够为用户安排最接近的医院,当用户远离自己熟悉的区域时,Oscar health提供的护理咨询团队能够帮他们指明哪些医院是最优选择。

 

虽然Oscar采取的这些措施,会在增加人力成本,看似推广起来也需要用户做出更多的改变,但是比起以往模式中的临床看诊,移动医疗的方式以更便捷的方式实现实时管理用户的健康,普及速度将会更快,这些服务能够为用户带来更好的医疗体验。


沉寂一年之后,Oscar即将新一轮扩张


Oscar health对健康险的颠覆和破坏不会在一夜之间发生,但是总会发生。


在奥巴马医改下的必须要求个人购买的医疗保险,Oscar正在扩大规模,像Aetna、Anthem、Humana和UnitedHealth Group这样的大公司有要么缩减了他们的奥巴马医改和相关的个人健康保险业务,有的则是完全放弃这一业务。在无法成功管理病人注册医疗保险的费用后,规模较大的参与者正在缩减规模,或者退出个人业务。

 

面对高额的行政成本和管理成本,Oscar CEO表示 Mario Schlosser表示他们正在用科技建立一个新的保险索赔系统。

 

Schlosser说,这是大多数索赔处理系统的巨大改进,而现在这些老旧基本上是由上世纪70年代的编程工具拼凑而成的。

 

更新索赔系统设施将使它能够做一些看似简单的事情,而这些事情在当前的医疗体系中往往是一件棘手的事情,比如为晚上和周末这样的高峰时段向医生支付更多的费用,或者让成员更清楚地知道他们需要多少手术或测试费用。

 

这个项目已经进行了两年,它是在奥斯卡1.65亿美元的资金筹集活动的基础上进行的。在今年,该公司预计今年的业绩会好得多,Oscar表示其保费收入现在高于医疗索赔。Oscar规划将与每个州的卫生系统紧密合作,这使得它可以将成员推向一个更有组织的高质量的,但负担得起的医疗服务网络。

 

Oscar health的创始人之一乔什·库什纳(Josh Kushner)是特朗普的顾问和女婿Jared Kushner的兄弟。如今也可以证明,如今,随着医疗立法证明比预期更具弹性,Oscar能够专注于实现扩张。


据福布斯杂志报道,在两年前,Oscar还是采取“窄化”的策略,在今年,Oscar已经申请在9个州14个新的市场提供保险业务。此次新业务的开发将是现有业务的一倍。

 

Oscar涉足于提供医疗服务,而不仅仅是为它买单,它的第一家诊所位于布鲁克林。它还在探索其他类型的保险,包括通过Medicare Advantage保险向老年人销售保险。

 

Schlosser表示,"目前我们专注于提供良好的经验和良好的成本结果,但我们有针对不同市场的机制。"


止住亏损,Oscar迎来更多投资者买单


虽然从现在来说,初创企业还是由于用户的逆选择性,赔付率较高,同时Oscar喜欢的年轻用户可能更喜欢选择保障重大疾病的高额保障。

 

但是从整个医疗改革的方向来说,保险业需要面对的是如何管控健康风险的能力。基于大数据,和公共部门、医疗服务提供者、技术公司等企业展开更密切的合作,全方位参与到用户的健康管理中。

 

安永的一份报告中曾建议,健康保险公司需要从四点做出改变:1、和其他实体合作,建立一个真正能激励刺激健康行为医疗生态。2、保险理赔从重流程转向注重价值和行为。3、利用大数据洞察客户,减低医疗成本,降低风险。4、寻找新的营销方式,销售入口。

 

Oscar health的转型可以说正是代表着以上的方向,Oscar能够提供给客户更友好的服务,理赔无流程障碍,通过各种方式去预测和理解客户的需求,实现以客户为中心。Oscar已经从传统保险行业定价和承销风险的职能转变为参与到客户的健康行为中,影响和降低风险。

 

面对目前Oscar health的亏损和比起传统的保险巨头尚小的保单量,很多人都持不看好的态度。但是为什么依然有那么多投资人愿意为Oscar买单,因为历史已经证明新兴公司如果掌握了某种能打破现存经济模式的新发明,就可以打败几乎任何一家大公司。

 

哈佛商学院Clayton Christensen教授在著作《创新者的困境中》一书中曾说过:“颠覆性创新常常被认为是虚无和新奇的东西。他们被认为没有多大的收入潜力(特别是与成熟的现有企业从他们的现有产品中获得的可观收入相比),也没有满足现有客户的需求。例如,当第一批个人电脑在20世纪70年代末出现时,它们被当时的(大型机)电脑制造商及其现有的企业客户视为无足轻重的新奇事物而不予理睬。然而,正如颠覆性创新的典型情况一样,个人电脑的改进速度远远快于现有电脑制造商的预期。当这些公司姗姗来迟地意识到这一新领域的增长潜力时,它们争相进入个人电脑市场。有几个人挺过了过渡期。大多数没有。”


注:文中如果涉及动脉网记者采访的数据,均由受访者提供并确认。如果您有资源对接,联系报道项目,寻求合作等需求请填写 需求表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动脉网及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分享

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