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脉橙企业版
试用申请

从三明医改“服务者”到“践行者”,微医如何探寻数字化赋能医改?

作者:刘东 2021-07-21 08:00

{{detail.short_name}} {{detail.main_page}}

{{detail.description}} {{detail.round_name}} {{detail.state_name}}

{{detail.province}}-{{detail.city}}
{{detail.setup_time}}
融资金额:{{detail.latest_event_amount}}{{detail.latest_amount_unit}}
投资方: · {{item.latest_event_tzf_name}}
企业数据由提供支持
查看

7月6日,国务院医改领导小组秘书处、国家卫生健康委就推广三明医改经验举行发布会。如何成功推广三明医改经验,成为我国医疗卫生领域的一个重要课题。

 

不难发现,在三明医改成为标杆的背后,既有体制机制的大胆创新,也有新技术力量的加持,两者协同走出中国医改的一条独特道路。本文试图通过对三明医改以及参与其中的数字医疗平台的观察,来揭示这一点。

 

以决然勇气斩向医药腐败的福建三明,在2012年或许不会想到,它将在数年后成为全国医改的标杆。同样,曾为三明医改提供数字化服务的医疗企业,当时恐也难以预测,数字技术将在日后对中国医疗行业产生如此重大、深刻的影响。

 

这种影响远不仅仅在为行业主体提供信息服务方面,也在通过互联网、大数据提高医疗的有效性方面,甚至在改变整个医疗卫生的供给和组织方式方面。九年后的今天,伴随着医改进入深水区,改革的轮廓、方向和路径正变得清晰起来。

 

2021年3月,习近平总书记再次到福建三明视察时强调:人民健康是社会主义现代化的重要标志。三明医改体现了人民至上、敢为人先,其经验值得各地因地制宜借鉴。2021年6月,《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21年重点工作任务的通知》公布,第一条即是进一步推广三明医改经验。

 

三明“三医联动”改革为中国医改锚定了一个新的坐标系。在改革的1.0阶段,三明以药品耗材治理为突破口,治混乱、堵浪费,克服了“以挣钱为中心”的顽疾。在2.0阶段,三明通过建章程、立制度,让医疗回归“以治病为中心”的轨道上。当前,三明医改进入了3.0阶段,推动整个医疗服务体系由“以治病为中心”向“以健康为中心”转变。

 

与此同时,持续参与了三明医改的数字医疗服务平台微医,其战略也与三明医改不谋而合,完成了从互联网医院,到互联网医联体,再到紧密型互联网医联体的战略迭代。其在天津探索的“基层数字健共体”被三明医改“操盘手”詹积富评价为,与三明医改3.0阶段的目标一致。

 

从服务、赋能三明医改,再到紧贴着三明医改的顶层设计和实施路径,探索三明经验在更大范围的落地,微医成为数字技术赋能新医改的探路者。某种意义上,微医的实践可以说是中国数字医改的一个缩影。

 

值得思索的是,三明与微医,是如何在医改中形成 “同频共振”,并保持了一以贯之的战略定力?这背后,二者遵循的改革逻辑又是什么?明白这些,或能够为利用数字技术助力我国实现医改目标,提供一些新的思路。


数字化平台助力“降药价”


历史从来都有自己的逻辑,回看三明医改,可以清晰地看到其成功背后的历史必然性。

 

一方面,我国2009年启动新医改,新棋局玲珑初开、百子待落,政策的包容性让包括三明在内的各地方敢于大胆“摸石头过河”;另一方面,很多迹象表明,2012年的三明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药品耗材价格虚高、医保基金穿底超2亿……倒逼三明的改革者们全力以赴、破釜沉舟,闯出一条路;此外,不可忽视的是,彼时恰逢我国医疗信息化浪潮兴起,数字技术为医改提供了底层支撑,医疗领域的技术破壁效应初步显现。

 

改革需要找准小切口。2012年的改革初期,在三明医改“操盘手”詹积富主导下,三明从“医保穿底”这个痛点切入,开启“治混乱、堵浪费”为中心的1.0阶段,大刀阔斧切断药械灰色利益链。数据显示,经过一系列治理整顿和改革创新举措,从2012年到2020年,三明药品耗材费用相对节约124.03亿元,医疗总费用相对节约110.68亿元,彻底扭转基金穿底的局面。

 

在这一过程中,建立透明化、公开化的数字化采购平台成为关键。微医旗下的厦门海西医药交易中心通过搭建阳光化的线上药械联合限价采购平台,围绕“降药价”、“提效率”、“促监管”三大核心,实现了药品耗材联采、议价、交易、结算和监管的一体化。

 

在三明医改的关键时期,微医的躬身入局并非偶然。

 

“三医联动”是微医的核心战略,在医药一侧,微医一直在探索“互联网+医药”模式,以数字化助力“药改”,通过挤掉医药流通环节的水分,提高医保基金的使用效率,先让药和保联动起来。

 

作为“带量采购”的1.0版,三明医改的药械招采模式影响深远,其创新搭建的数字化采购平台,也为数字技术如何赋能“药改”探索出一个新的范式。

 

2018年国家医保局借鉴三明医改经验启动“4+7”集采试点后,微医支持厦门率先落地集采新政,并持续深入服务了福建、河北等地医改的药械集采业务,助力国家“4+7”等多批次国家组织的药品集采落地。


在三明医改降药价取得实效后,由原国务院医改办、原国家卫生计生委直接指导,以三明医改经验为核心,以降低药品耗材虚高价格、以量换价等为宗旨的药品耗材联合限价采购三明联盟正式成立。微医的数字化平台则继续助力“三明联盟”在全国多地的药采改革。


2021年7月20日,三明联盟与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官网发布公告,开展国家及各省药品带量采购以外药械品种的跨区域联采。据公告中显示,受托方“厦门海西医药交易中心”平台将通过“量价适配、智能撮合、透明开放”的方式,以“同质低价”为原则,撮合最佳量价适配供需方,促成成交。


相较于按品种带量采购的招采方式,该种联采方式依托数字化采购平台,以市场机制为主导,灵活、开放、透明,供需双方的交易选择也更加多元,将有利于在更大范围内建立科学合理的药品价格形成机制,增进参与方整体福利。而这种交易模式成立的背后,正是数字化平台建立起的数据引擎,通过智能分析和匹配,确保交易的效率和效益最大化。


“三明联盟是三明医改的核心经验之一,在降低药品耗材虚高价格、推动‘腾笼换鸟’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三明联盟秘书长郭世奕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此次联采将以药品改革为突破口,继续推进“三医联动”改革,构建全国性联盟采购机制,引导药品价格回归合理水平,促进三明医改经验全国推广。


互联网医院推动分级诊疗落地


改革水闸一旦打开,洪流便会滚滚向前。

 

2013年,三明医改走过挤压药品水分的“1.0阶段”,迎来“2.0阶段”——通过建章程、立制度,完善服务体系和体制机制,并通过技术创新促进优质医疗资源均衡布局,让医疗回归到“以治病为中心”的轨道上。

 

在持续助力三明医改取得突破的过程中,微医也在推开一扇扇窗。伴随着政策松绑和资本驱动,一种全新的“互联网+医疗健康”业态呼之欲出——2015年,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前夕,微医主导的中国首家互联网医院 “乌镇互联网医院”揭牌开业。

 

此举开创了在线处方、在线复诊、远程会诊等先河,一时在行业成为舆论焦点。互联网医院打破了传统医疗机构间的围墙,通过互联网把全国的医生、患者连接在一起,提高了医疗服务的可及性,增强了医生协作效率,并构建起布局分工更加合理的医疗服务体系,为建设以互联网医院为核心的“互联网医联体”提供了必要的基础条件和前期探索。

 

微医创始人廖杰远曾在一次采访中谈到,“互联网是医联体的‘神经中枢’,‘互联网医院+医联体’将成为实现分级诊疗的必经之路。”以互联网医院为主轴的“互联网医联体”,在随后几年不断的摸索、迭代,推动医疗回归治病的本质。

 

2017年,微医以河南省郏县作为试点,依托互联网医院平台和资源,助力当地构建起了“县、乡、村”三级医疗机构的智能分级诊疗体系,“郏县模式”曾获国务院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领导小组专报推广。

 

2019年,微医助力山东省泰安市探索“互联网+医保+医疗+医药”慢病管理创新服务,“泰安模式”已成为从慢病管理“小切口”改善百姓医疗健康服务“大民生”的典型标杆。

 

2020年,微医作为主要发起和运营方的山东省互联网医保大健康服务平台启动运行,开出全国首张平台型互联网医院的医保电子结算单,真正打通了互联网医疗、医药、医保“三医联动”的全流程服务。

 

在此过程中,“互联网+”推动医改的成效日益显著,国务院办公厅于2018年印发《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提出促进互联网与医疗健康深度融合发展。

 

龙门陡开,江鲤飞跃,一个新的“互联网+医疗健康”的大时代正在到来。

 

基层数字健共体落实健康责任制

 

2016年8月,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把人民健康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加快推进健康中国建设,努力全方位、全周期保障人民健康。

 

在此背景下,三明医改开启了3.0阶段,通过建立紧密型县域医共体,在每个县组建总医院,整合医疗卫生资源,健全健康绩效考核评价的机制,引导医疗卫生工作重心下移、资源下沉,促进医防协同,建立健康“守门人”制度。

 

同时,将医保基金、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经费和政府补助经费,打包给总医院,结余留用,合理超支分担,促进从“以治病为中心”转向“以健康为中心”,实现“治未病”、“大健康”的健康管护体系。

 

与此同时,基于成熟的数字化基础设施和长期的服务经验积累,微医也沿着“三明医改3.0”的目标和方向进行探索。

 

早在2017年初,微医就提出搭建健康管护组织(HMO)的构想。

 

2020年1月,天津市人民政府与微医签署《数字健康战略合作协议》,天津市卫生健康委主导下,天津微医总医院牵头、协同全市267家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共同组建“天津市基层数字健共体”,并于2020年4月29日全面启动建设。

 

通过落地云管理、云服务、云药房、云检查“四朵云”平台数字化赋能基层,提供诊前、诊中、诊后全流程医疗和健康维护服务,逐渐构建起以健康为中心的高效健康维护体系,落实健康责任制,开创了省级行政区基层医疗数字化升级的先河,为“以治病为中心”转向“以健康为中心”提供了一个现实范本。

 

据了解,当前天津市基层数字健共体正在联动基层医院快速部署上线数字化的慢病管理服务。首期将基于数字化引擎平台,规范管理路径,为天津近40万的糖尿病患者提供标准化、智能化的慢病管理服务。

 

值得注意的是,该项服务将探索医保按人头打包付费等新型支付方式,根据医疗健康管理质量考核结果,在互联网紧密型医联体内落实“结余留用、超支不补”的激励约束机制。

 

从模式角度看,天津以互联网医院牵头的紧密型医联体可视为医联体、紧密型医共体的升级版。从医保支付改革的角度来说,该模式实现了在省一级层面支付方以确定的成本为健康结果买单。

 

此举也与“三明医改3.0”的改革方向保持一致。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中,詹积富对微医在天津的实践给予了肯定,他表示:“天津正在建设的数字健共体,由互联网医院牵头组建紧密型医联体,建立起以家庭医生签约为核心,以慢病管理为抓手的‘健康责任制’。这实际上就是三明医改3.0的目标,相关的实践经验具有良好的示范效应,成效值得关注。”

 

数字化将成为推动医改的重要支撑

 

数字化是这个时代最典型的标签。三明医改的成功离不开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应用,三明经验在更多地区的推广、落地与演进,想必也将借力数字化方案破局。


2020年6月30日 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四次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指出:要高度重视新一代信息技术在医药卫生领域的应用,重塑医药卫生管理和服务模式,优化资源配置、提升服务效率。

 

医改路漫漫,因此无论对于哪一方而言,都才刚刚启程。随着政府在体制机制层面的逐步突破,与数字技术的深度融合,终将成为未来的主旋律。

如果您想对接动脉网所报道的企业,请填写表单,我们的工作人员将尽快为您服务。


注:文中如果涉及企业数据,均由受访者向分析师提供并确认。如果您有资源对接,联系报道项目,可以点击链接填写基本信息,我们将尽快与您联系。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动脉网及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分享

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文章

企业
对接
商务
合作
用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