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脉橙企业版
试用申请

对话经纬中国孙凌皓:于伟大时代,投资医疗数字化的重要“拐点”

作者:牟磊 2021-05-24 08:00

{{detail.short_name}} {{detail.main_page}}

{{detail.description}} {{detail.round_name}} {{detail.state_name}}

{{detail.province}}-{{detail.city}}
{{detail.setup_time}}
融资金额:{{detail.latest_event_amount}}{{detail.latest_amount_unit}}
投资方: · {{item.latest_event_tzf_name}}
企业数据由提供支持
查看

从2020年年初疫情全面爆发开始,数字医疗这团“火”就从未熄灭过。

 

无论是围绕数字医疗领域颁布的政策,还是行业里不断迸发出来的“喧嚣”,都在狂刷它在整个医疗圈的存在感。但除了这些,最能让人直观感受其火爆程度的,当属资本市场对于数字医疗领域的偏爱。


微信图片_20210520155751.png 数据来源:动脉橙数据库,动脉网制图

 

根据动脉橙数据库统计,2020年,全球数字健康领域全年共发生692起投融资事件,融资总额高达1335亿元,处于医疗细分领域第二,仅次于生物医药。

 

微信图片_20210520165150.png

数据来源:动脉橙数据库,动脉网制图

 

而到了今年,这样的“偏爱”仍在延续。根据《2021年Q1全球医疗健康产业资本报告》显示,2021年一季度全球数字健康领域共发生210起投融资事件,融资总额达555亿元,与上年同期基本持平。

 

不难看出,于2011年起步的数字医疗在经过一段时期的低迷之后,再度回到了公众视野之中,而帮助其“回归”的因素有很多,例如社会需求的不断衍变、互联网技术的深度介入等等,但最重要的一点还是在于新冠疫情对于数字医疗领域的重新定义,而这也被看作为行业发展过程中的“拐点”。

 

那拐点究竟是什么呢?在生活中,拐点是借指事物发展趋势开始改变的地方;在数学上,拐点代指改变曲线向上或向下方向的点;而在传媒学中,拐点则表示增量空间。对于医疗行业的数字化改造,“拐点”可能就是投资的最佳时机。

 

微信图片_20210520155819.png 

“投资拐点”一直是经纬中国入局数字医疗领域的核心逻辑。作为数字医疗领域国内最专业的投资机构之一,经纬中国一直对该领域有着极大的热情以及专业的探索精神,在早期发现并投资了太美医疗、智云健康、新氧、药研社、微脉、诺信创联、更美、领健信息、睿心医疗等国内数字医疗领域领先企业。

 

而这些被投企业也在过去一年陆续完成业务和资本的双重跨越。据动脉网报道,太美医疗在2020年9月份完成超12亿元F轮融资,是国内最为领先的生命科学产业数字化运营平台,经纬作为A轮领投方继续跟投;国内慢病管理标杆企业智云健康在2020年初完成了10亿元的融资,是目前为止全球慢病管理领域融资额度最大的一家,经纬是天使轮领投方;互联网医疗企业微脉在2020年年底完成了1亿美元C+轮融资,经纬连续跟投,目前已覆盖数千万用户,正在形成“看病上微脉”的就医习惯;2020年8月,药研社宣布完成C+和D轮超6亿元融资,继续领跑创新型CRO行业,经纬中国第4次加码;诺信创联、睿心医疗和领健信息也都在过去12个月完成至少2轮大额融资。


6bd97f4f6ce9bfd86bcaebfdbe2ebf5.png

 

早期介入、持续加码,一个个真实案例无不佐证了经纬中国在数字医疗领域的高垂直度和强专业性。基于此,动脉网对经纬中国投资董事孙凌皓进行了专访。据多位我们采访过的创始人透露,孙凌皓是过去三年数字医疗最活跃的投资人之一,我们希望以行业投资人的视角洞察我国数字医疗领域的发展路径和未来趋势,深度解析投资机构对于数字医疗领域的入局策略和底层逻辑,为处于数字医疗赛道的创业者和投资人如何应对市场新格局支招。

 

拐点:数字医疗领域的最佳投资时机


问:离你写的那篇《总值6万亿元的医疗产业链,有哪些新医疗服务的机会》已经过去1年多。我想知道,过去一年,如果用一句话或一个关键词描述经纬的数字医疗投资,你觉得是什么?

 

答:过去十二个月,我们数字医疗小组的主题是“于伟大时代,投资医疗数字化的重要拐点”。拐点既代表行业暗流涌动的变化拐点,也包括创始人的成长拐点。

 

问:为何会强调拐点?

 

答:作家王小波有句话描述拐点很贴切:“我在荒岛上迎接黎明,太阳初升时,忽然有十万支金喇叭齐鸣”。作为医疗投资人,我们看到药品、器械诊断、医疗服务等各个细分领域都在持续发生产业交替和演进,不断产生结构性的医疗数字化机会。如同地壳震动,暗流涌动。我们观察哪些未满足的需求是真正的机会,什么时候会真正到达拐点,这会帮助我们找到伟大的公司。

 

问:能否例举一个具体的拐点事件?

 

答:2019年下半年,我们看到药品带量采购落地,这深刻改变了处方药的终端定价逻辑和医院准入门槛,进而促使药企市场和销售行为发生变化,由此我们判断带量采购是行业中的重要拐点,数字营销经过十年演变会真正加速。到现在2年时间,创新医药营销平台已经迎来价值重估,验证了我们的判断。

 

问:经纬中国是如何找到这些拐点的?

 

答:行业拐点需要我们深入医疗行业看数字化,去关注药品研发和营销数字化、医疗器械数字化以及医疗服务数字化。比如我们在投资早期创新药行业,基于对小分子、抗体、细胞和基因治疗等不同药物研发流程的认知,会发现新药研发的数字化智能化机会;判断创始人的成长拐点则是一门艺术,需要不断地积累和复盘提升自己对人的认知,这很难也很有挑战。

 

问:你说成长拐点这是一门艺术,如何定义创始人的“成长拐点”?你们怎么会投资什么类型的创始人?

 

答:不同行业的优质创始人在性格上都有一定共性,从我们投资人的角度来看,数字医疗的创业者有两点至关重要,一是抽象能力,二是认知迭代。抽象能力要求团队在医疗行业的固有框架中抽提出来,发现数字化机会,建立通俗且有效的逻辑体系,并高效传递给团队、客户和股东;创始人的认知迭代则决定了公司的业务势能、团队势能和资本势能,这种势能累加到一个拐点,将会从内到外充分释放,给企业提供源源不断的推动力,迭代的“斜率”有时候比绝对认知更为重要。

 

投资人:深入行业建立系统性打法


问:谈到创始人,就不得不提到投资人,那么在数字医疗领域当中,投资人的标准又是什么?

 

答:结果导向,对于投资人的要求永远是如何通过系统性打法不断复制成功。这个目标很难但也很有使命感,我个人觉得,首先投资数字医疗要具备复合能力,最好同时是优秀的医药和器械投资人,充分理解药物和医疗器械的研发过程,也对上市后准入、学术营销、流通渠道、SFE等有基本的概念;其次是要有敏锐的行业嗅觉,深入医疗行业,思考供给侧和支付端的宏观衍进,当先进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出现时能够大胆实践、小心求证;最后是坚守初心,真正通过资本杠杆为行业进步做贡献,保持谦逊与敬畏,向行业专家不断汲取营养。

 

问:既然说到投资人,那么你作为这其中的一员,能否分享一下你的个人经历?

 

答:我大学在复旦药学院,当时做药理学试验需要处理小白鼠,我由于动手能力较差加上同情小动物,处理小白鼠的速度显著慢于其他同学,作为惩罚,经常被老师留下来拿着黑色塑料袋去埋葬所有的小白鼠,那段时光彻底磨灭了我继续读书的热情。后来,我进入到了罗氏制药和CFDA实习,对于学术营销和药品监管有了一定认识,最后还是选择去探索医疗与金融领域的交叉,在进入经纬之前做过药企审计、医疗PE和投行,2016年有幸加入经纬中国,今年已经是我做医疗投资的第八年,最近越发觉得投资要做好非常不容易。我自己现在1/3时间投资数字医疗,2/3时间跟同事一起投资生物医药和器械。

 

问:经纬在医疗领域的投资影响力很大,我们动脉网报道的多家融资新闻也都是你们的被投企业,这次采访第一次聊经纬对数字医疗的深度思考,你觉得你们这种成绩背后的核心是什么?

 

答:自2008年成立以来,经纬中国已经成长为国内医疗领域最活跃的投资机构之一,我们累计投资100家医疗企业,也帮助我们对于医疗数字化的认知愈发清晰。我有幸在入行不久就跟随张颖和徐传陞两位老板,学习如何做早期投资和怎么判断人。我的老板徐传陞在一线投资数字医疗多年,见证了这一领域的起起伏伏。同时,在数字医疗这种交叉行业我们可以跟左凌烨、万浩基、熊飞、喻志云、华东、肖敏、立雄等经纬不同风格的合伙人密切配合,从整体基金层面努力做得更好。如张颖之前所说,10分作为满分,我们现在也就是7分,希望能拼命做到8.3分。

 

问:你之前提到数字医疗小组,这个小组是否也是经纬成长衍变之中的重要一环呢?

 

答:是的,面对数字医疗这一交叉行业,投资机构也需要进行组织创新。大概去年9、10月份,我跟两位老板认真沟通和复盘了1小时,经纬基于对这一领域的长期看好设立了专门的数字医疗小组,小组成员既包括医疗团队也包括互联网团队,两者将充分发挥自身在专业领域的优势,始终践行经纬的底层投资逻辑,在“水滴石穿”中探寻医疗数字化的长期价值。

 

问:经纬中国是如何做好投后支持的?

 

答:对于创业者来说,选择一种怎么样的投资机构就意味着选择什么样的文化来长期陪伴企业发展。作为一家非常重视投后支持的头部基金,经纬中国一直坚守的核心文化就是坦诚和真诚,坦诚地面对企业发展过程中的问题,真诚地利用自身资源来为企业解决发展难题,这是一种长期的互利共赢的关系,而对于投资人来说,这是一个互相学习的过程,在投后所收获的行业洞察,往往比投前更加深刻。我们的数字医疗生态圈已经逐步完善,相信未来会对被投企业更加深度赋能。

 

未来的数字医疗:耐得住寂寞方能守得住繁华


问:过去一年数字医疗有很多热点,比如数字疗法、AI新药、数字营销、创新支付等,你如何看待这些数字医疗的热点呢?

 

答:用数学语言,我觉得热点可以看成大量信息不对称的“积分”。作为中早期投资机构,我们不追短期热点,更关注真实的数字化改造和效率提升。在很多新兴领域,我们既要观察创业者是否有清晰的业务逻辑,又需要公司在不同阶段的业务和数据验证,两者缺一不可。我们见过太多看似自洽的业务在实践中被证伪,也希望在不确定性事件的叠加过程提升赢率。做投资,独立思考耐得住寂寞非常难,但这是早期投资的魅力所在。

 

问:你最近有见到一些让你兴奋的创始人或公司么?

 

答:最近很多,就不举例了,最大的兴奋是医疗数字化的边界在扩大。我们在看一些领域的底层技术创新,有的时候初看产品觉得只是一家传统医疗器械公司,但其实软件驱动的系统控制才是公司产品的核心,对交叉学科的深入研究经常带给我们新的灵感。

 

问:你们一年能见到上千家医疗创业公司,您认为深处数字医疗赛道的从业者应该报有怎样的心态?

 

答:由于人口老龄化和技术驱动,国内医疗行业蓬勃发展,目前正在经历数字化、自动化、智能化,能够在行业大时代投资优秀创业者是非常幸运的,但另外一方面,这种变革也无法一蹴而就,它是一个不断积累的过程,需要时间的沉淀和认知的迭代,水滴石穿,才是医疗数字化的长期价值所在。很多公司经常是刚庆幸避过了一个沙坑,又看到另一个山丘需要艰苦攀登。套用小说家马尔克斯的一段话略加修改:“无论走到哪里,都应该记住,回忆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一切以往的春天都不复存在,即使最高光最顺利的时刻,归根结底也不过转瞬即逝,唯有认知永恒。”

 

在采访的结尾,孙凌皓讲了一个小故事。

 

古希腊数学家、“几何之父”欧几里得在公元前300年写出了著作《几何原本》,打开了数学这一古老学科通往未来世界的窗口,向当时迫切汲取知识的人们揭示了宇宙的本质。但在这之后,空间几何学就一直停滞不前,几乎沉寂了长达2000年的时间,直到天才少年高斯的出现,这一局面才有所改变。

 

在高斯12岁时,他就已经开始怀疑元素几何学中的基础证明,不再局限于平行公设思想禁锢的他,重新思考并在《几何原本》之外构建了一套完整的非欧空间理论,即后来的非欧几里得几何学,这一著作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爱因斯坦相对论的诞生和蓬勃发展。

 

可以认识到,如果不是高斯跳出常规思维圈,打破既有规则,空间几何学可能还会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处于“封闭状态”,人类对于宇宙探索的步伐也会因此暂缓。

 

这样的逻辑同样适用于当前的数字医疗领域。对于创业者和投资人来说,需要具备高斯发现非欧几何的勇气和韧性,不拘于现有框架,深度思考,看到行业内和市场中真正的需求和创新,在不确定性中发现代表未来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商业机会。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数字医疗没有边界,拥有在医疗行业不断延展的潜力。而作为国内最专业和最活跃的数字医疗早期投资机构之一,经纬中国愿意与创业者一起延伸业务边界,期待与这个伟大时代的创业者同行!

如果您想对接动脉网所报道的企业,请填写表单,我们的工作人员将尽快为您服务。


注:文中如果涉及企业数据,均由受访者向分析师提供并确认。如果您有资源对接,联系报道项目,可以点击链接填写基本信息,我们将尽快与您联系。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动脉网及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分享

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