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脉橙企业版
试用申请

流动性退潮倒计时?生物科技企业冲刺IPO

作者:王世薇 2021-05-31 08:00

{{detail.short_name}} {{detail.main_page}}

{{detail.description}} {{detail.round_name}} {{detail.state_name}}

{{detail.province}}-{{detail.city}}
{{detail.setup_time}}
融资金额:{{detail.latest_event_amount}}{{detail.latest_amount_unit}}
投资方: · {{item.latest_event_tzf_name}}
企业数据由提供支持
查看

2021年的进度条不知不觉已接近一半,自2019年以来的生物医药企业IPO热潮似乎有了一丝降温的迹象。抓住先机的企业已经在前三年悉数上市,但仍未上市的企业在潮汐变化之际,却不得不面对更加复杂的市况:美联储加息预期和流动性退潮,犹如IPO关口悬挂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市场出现不确定,富途负责IPO业务的赵尔珊反而更忙了。部分企业选择按下快进键,希望赶在这次流动性充沛的窗口期冲刺上市,赵尔珊白天排满客户会议,晚上加班做材料,11点多下班已经是家常便饭,“我们整个IPO团队的工作节奏都明显变紧张了。”


火热的医疗上市窗口期


据赵尔珊回忆,眼前这一波生物医药企业IPO热潮,起始于三年前。

 

2018年4月,时任港交所行政总裁的李小加宣布:“经过四年的不懈努力,香港交易所终于在今天推出了新的上市制度,迎来了香港资本市场激动人心的新时代。”新订的《上市规则》条文于2018年4月30日正式生效,允许尚未盈利的生物科技企业在港上市,拓宽了香港上市制度,由此开启近三年多来生物医药上市的黄金窗口期。

 

此后,一度变得宽松的市场环境,把窗口期间的IPO活动推向高潮。2020年初,新冠疫情爆发,影响力快速蔓延至全球。世界实体经济遭受重创之下,各国央行纷纷补充流动性救市,资本市场由此迎来前所未有的繁荣。美股、港股、A股三大市场的股指在2020年经历短暂下挫之后一路走高。火热的行情对于Pre-IPO企业而言,是重大利好,这意味着他们可以稀释更少的股份,募集更多资金。


图片 1.jpg

2020年1月-2021年2月三大股指短暂下挫后一路走高

 

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分别有2家、8家和13家符合上市新规的未盈利生物医药企业相继实现港股IPO。康方生物、诺诚建华、康希诺生物、沛嘉医疗等一大批明星项目便在这期间登陆港交所。

 

图片 2.png

2018年港交所新规落地以来上市的未盈利生物科技企业

(市值截至5月24日盘后,数据来源:富途牛牛)

 

作为香港最大零售券商的新股运营负责人,富途的张凯瑞对这波生物科技企业IPO热潮体会深刻。“2020年生物医药企业在富途平台上的认购只能用火爆来形容。开放认购后,破百亿认购的时间变得越来越短。”张凯瑞不禁感慨,从2020年4月康方生物上市获得富途用户超百亿港元认购之后,百亿认购案的新股越来越多,认购总额也不断出现新高。

 

图片 3.png

2020年以来在富途平台上认购超百亿港元的生物科技企业

(数据来源:富途牛牛)

 

2021年春节刚过,诺辉健康上市迎来开盘大涨,市值迅速逼近300亿港币。在上市前一天的暗盘交易中,富途暗盘交易价格收涨162%。作为诺辉健康IPO承销商,富途平台用户认购金额超324亿港元,认购人数超14.9万人,把平台上医疗健康类项目认购金额推到新高。

 

在国内人口结构和人们消费结构变化的趋势下,诺辉健康所在的肿瘤早诊早筛行业颇受关注。作为全国第一个拿下癌症早筛产品注册证书的企业,诺辉健康在一级市场中就是明星项目。赴港上市的消息一出,二级市场投资者反响比较强烈。


IPO中的互联网元素

赵尔珊告诉动脉网,互联网券商依托更集中的平台流量和较强的信息分发能力,是企业IPO时选择与互联网券商合作的关键点。据了解,截至2021Q1期末,富途已有超1400万注册用户,开户客户数超196万,平台客户资产量近600亿美元。此外,平台用户画像具有年轻、高知、高收入的显著特征,大部分是来自各行业的精英人群,对新技术、新模式的理解能力和接受程度也远高于一般用户。

 

”百亿认购案是企业、投行、投资者都乐见的。”赵尔珊指出,在近年的IPO承销中,互联网券商的分量越来越重,获取的份额也越来越大,“但医疗健康企业比较特殊。”

 

港交所开闸以来,医疗健康已成为富途企业服务重要的赛道,但由于医疗健康企业相对TMT、消费文娱等新经济项目,技术硬核、理解门槛高,富途在服务之初也遭遇了不少挑战。

 

一方面,医疗健康类项目的专业性较高,即便对于平台上主要来自互联网大厂的年轻投资人(19%富途平台用户为互联网从业者),技术门槛也客观存在。为此,富途会定期通过深度解析文章、视频直播等方式进行投资者教育,向用户深入浅出地剖析行业和企业。

 

另一方面,医疗健康项目往往未实现盈利,或者盈利水平不足以反应未来价值,其估值方式往往与常规项目不同。这使得盈利能力分析、现金流折现等二级市场上主流的企业价值判别方式不再适用,对此,富途的研究团队梳理了不同类型医疗健康企业的估值分析维度,为投资者提供理解不同细分领域的分析模型,例如分析垂直型医疗器械项目时采用创新性与合规性优势分析、分析新药研发企业时采用研发管线与研发投入分析等。

 

“通过这些举措,投资者得以更清晰、客观地理解生物医药企业的商业价值。”赵尔珊指出,“但如果是在纯线下,很难达到这样的传播效率。”

市场“杀估值”,IPO或出现拐点?


然而,火热的医疗上市窗口期可能出现拐点。

 

随着新冠疫情逐步得到控制,经济复苏在即,通胀压力也越来越明显。美国财长耶伦曾表示,“利率可能不得不一定程度上升。”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一向是全球主流资本市场流动性的风向标。实际上,2021年初,市场就已经对通胀和加息的预期有所反应。第二只靴子一直没有落地,投资者的不安情绪让市场出现大幅震荡,一些未盈利的高估值高新科技惨被“杀估值”。

 

一些刚刚启动IPO的企业面临抉择,是赶在流动性盛宴要结束前加速IPO,还是先暂停IPO。

 

富途高级合伙人邬必伟具有丰富的资本市场运作经验,他认为,企业符合上市条件的时候,能上市还是尽早上市。企业很难通过人为‘择时’选择最好的上市时点,因为大部分企业从启动上市到真正IPO,中间可能时隔半年到一年,大家很难预测上市那一天的市况如何。而且,二级市场的融资效率要显著高于一级市场,企业上市后还可以增发、可转债等多种融资工具。

 

他以富途举例:“2019年3月,富途在纳斯达克上市时,定价和总体市值事实上并没有达到预期。但富途上市后,业务有了更快速的发展,2020年以来我们增发了3次,金额分别为3.14亿美元、2.6亿美元和14亿美元,每一笔都比IPO时募1.74亿美元更多。”


IPO按下快进键,挑战随之而来


邬必伟告诉动脉网,从他服务多起IPO案例的经验来看,许多企业IPO会因为原本没有设想到的盘错问题而拖宕进程。


图片 4.png


IPO前:妥善处理员工激励股权 

IPO启动后的一项关键工作是梳理股权关系,尤其是要妥善处理员工股权激励。对于新经济企业而言,股权激励是普遍采用的人才激励工具。

 

据普华永道统计数据显示,在2016年1月到2019年7月期间赴美和赴港上市的337家中国企业中,有136家企业在上市前做了股权激励,上市后做了股权激励的企业有175家,分别占调研公司中的40%和52%。生物科技企业的核心团队往往都由世界顶级专家构成,自然也是昂贵的人才。授予核心团队股权激励既可以深度绑定专家,又可以减少企业现金压力。

 

“面对股权激励问题,生物科技企业有两个明显的特点,其一是对股权分配和股权激励问题比较陌生,需要熟练的专家提供完善的方案设计建议,同时对股权激励实施的全流程给出清晰的指引,”富途ESOP股权激励服务团队的曾姗姗告诉动脉网,“其次是大部分顶级专家来自世界各地,外籍高管也是普遍存在的情况,因此会涉及不同国籍员工的税务处理问题。”

 

曹珊珊表示,富途已经能够提供ESOP一站式的解决方案,“从方案设计、信托设立与税务筹划、数据管理到行权落地,乃至上市股票解禁后的减持等,富途都可以提供服务。”截至目前,富途的ESOP服务超过200家企业,包括康方生物、荣昌生物、诺诚健华、开拓药业等知名企业,2020年按港交所新规上市的生物科技企业中,62%都是富途ESOP的客户。

 

IPO中:亲友股与市场抢时间

许多企业IPO中需要敲定的亲友股方案,也是棘手问题。亲友股是指,境外IPO前,创始人要求投行预留部分出来,以IPO定价销售给指定公司员工、亲友的股份。亲友股问题的棘手在于时间紧迫。

 

在项目认购极其火爆的时候,每一份新股都是投资者抢破头的份额,发行人通常很难保障最终能够预留多少额度。另一方面,有亲友股认购资源的人,通常却要临近上市前才能确认最终能够腾挪多少资金认购多少金额。这就要求企业在上市前极短的时间内制定出亲友股配置方案,但这会涉及从私人银行开户到专业投资者认证的复杂流程,耗时超过1个月。

 

赵尔珊表示,对于亲友股,富途可以发挥互联网券商的响应优势,“一周内就完成开户、资质认证等工作。”据了解,富途与各大主承销商投行都有合作经验,对亲友股操作全流程熟悉且经验丰富。这也是近年来贝壳、快手、小米、腾讯音乐、小鹏汽车等许多在美股港股上市企业选择与富途合作的原因。


IPO后:后疫情时代,如何激活二级市场流动性

在港股、美股市场中,由于数量相对较少、持股份额十分集中的机构投资者占主导,对于一些总体市值不大的新经济类、医疗健康类创新项目,上市后的股票交易活跃度会非常低,股票流动性也会受拖累。

 

疫情后的经济复苏加快,大行情退却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赵尔珊指出,对于新上市的企业而言,加强曝光是快速提升交易活跃度的重要路径是。但未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产品、服务创新程度高,与日常生活相关性相对较低,市场上自发的关注度并不高。

 

而投资者往往只有在了解行业和企业后,才会主动关注。

 

对于新兴领域,许多投资者甚至更看重与企业的直接交流。比如对于一些高科技生产企业,最初的投资者往往是产品或者服务的消费者,他们躬身验证需求和创新之后,才会对企业的市场前景保有信心。然而,生物科技企业往往满足的并不是日常高频需求,有的甚至并非直接面向C端,从消费者验证到投资者转化,周期十分漫长。

 

在赵尔珊看来,这也是互联网券商可以发挥作用的场景。以富途为例,平台上聚集了包括专业投资机构分析师、投资大V等二级市场KOL在内的大量投资者。数据显示,富途DAU超过10万、平均每日产出UGC内容超31万条,市场发生异动或者财报密集发布的时候,这些数据会成倍增长。“我们消费场景之外构建了新的投资者交互场景,”赵尔珊表示,“在企业在平台上曝光,可以产生足够的声量,并且是直接面向潜在投资者的垂直影响。”

 

此外,富途的“企业号”业务为企业提供了主动与投资者沟通的平台。据了解,目前“企业号“的主要场景是进行业绩会直播。直播中,企业会就业绩问题直接与投资者沟通,后者也可以根据一手咨询,形成更精准的企业价值判断。据了解,在刚刚过去的美股、港股企业财报季,超200家公司参与了富途财报季活动,近百家公司进行了业绩直播会,截至目前已有超过500家企业进驻富途企业号。

 

实际上,对于大多数企业而言,经历了IPO的高光时刻,市场的考验才刚刚开始,这需要企业的智慧,也需要专业服务的支撑。

如果您想对接动脉网所报道的企业,请填写表单,我们的工作人员将尽快为您服务。


注:文中如果涉及企业数据,均由受访者向分析师提供并确认。如果您有资源对接,联系报道项目,可以点击链接填写基本信息,我们将尽快与您联系。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动脉网及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分享

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