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脉橙企业版
试用申请

Molecular Partners申请二次上市,重创之下,DARPins蛋白疗法到底何去何从?

作者:颜莎莎 2021-05-23 08:00

{{detail.short_name}} {{detail.main_page}}

{{detail.description}} {{detail.round_name}} {{detail.state_name}}

{{detail.province}}-{{detail.city}}
{{detail.setup_time}}
融资金额:{{detail.latest_event_amount}}{{detail.latest_amount_unit}}
投资方: · {{item.latest_event_tzf_name}}
企业数据由提供支持
查看

63d402839491f3522961ecbb9b8f645.png


2021年4月,瑞士生物技术公司Molecular Partners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了一份1亿美元的IPO申请,希望以"MOLN"为股票代码登陆纳斯达克。


Molecular公司目前正在研发针对传染病和癌症的DARPin蛋白疗法。早在2014年,Molecular公司在瑞士证券交易所完成了首次上市,股票代码为"MOLN"。此次美股上市,Molecular公司计划以其股票在瑞士证券交易所的现行市价为发行价,不过目前尚未披露定价条款。


合作和融资是Molecular公司的主要资金来源


在瑞士上市前,Molecular公司一共完成了两轮融资。A轮融资资金为1850万瑞士法郎,由Index Ventures领投,强生创新投资、BB Biotech Ventures和Endeavour Vision跟投。B轮融资金额是4600万瑞士法郎。A轮投资者全部参与此次融资,Essex Woodlands Healthcare Partners也加入了投资人行列。


融资.png


Molecular Partners意为“分子合作伙伴”。这个名字表达的是一种协作:药物与患者之间的协作、公司团队的内部协作,公司与合作伙伴的外部协作......

 

Molecular公司能够走到今天,与“合作”密切相关。迈入药物研发领域的他们深信,技术和产品是企业的核心,而合作筑就了企业最坚固的外墙。

 

Molecular公司的目标是战胜最严峻可怕的疾病,比如癌症和传染病。他们通过DARPin开发出一系列治疗严重疾病的新方法,而这些尚处于临床阶段的新型方法为Molecular公司带来了一个接一个的合作伙伴。


2020年10月,Molecular公司与诺华合作开发两种对抗COVID-19 的DARPin蛋白疗法Molecular公司授予诺华MP0423和MP0420的全球独家许可权。作为交易的一部分,诺华需要支付Molecular公司2000万瑞士法郎,并以每股23瑞士法郎的价格购买Molecular公司 6% 的已发行股份,价值约为4000万瑞士法郎。


当Molecular公司完成两个产品(MP0423和MP0420)的第一阶段临床试验,诺华还将支付Molecular公司250万瑞士法郎。如果产品开发顺利,Molecular公司还将获得1.5亿瑞士法郎的预付款。并且在某些特定地区商业销售时,诺华需要向Molecular公司支付22%的特许权使用费。


2020年8月,Molecular公司与瑞士政府签订合作协议,瑞士政府预定首批Ensovibep疫苗的购买权利协议里关于疫苗的购买剂量尚未最终确定,或20万支,或300万只。Molecular公司已收到数百万瑞士法郎的预订费用。不过,这个合作能够达成的前提是Ensovibep临床试验成功,并且在瑞士获批上市。


2018年12月,Molecular公司与安进(Amgen)签订合作协议,安进将获得MP0310的全球独家开发和商业化权利。此次合作为Molecular公司带来了5000万美元的预付款,后续Molecular公司还能获得高达4.97亿美元的开发、监管和商业化里程碑付款,以及2位数的分层版税。


2013年12月,Molecular公司与罗氏,携手开发新的癌症治疗方法这次合作,Molecular公司将获得5500万瑞士法郎的预付款和启动费。根据协议约定,当潜在抗癌产品都达到开发和销售里程碑后,Molecular公司还将获得10亿瑞士法郎的资金。


Molecular公司和罗氏之间达成的协议主要是针对DARPin和假单胞菌外毒素的联合使用。不幸的是,2015年,因为毒素相关原因,罗氏选择终止假单胞菌外毒素结合项目,其中就包括以抗体和DARPin为基础的项目。


最终,罗氏与Molecular公司的DARPin-toxin联盟宣告解散。


2011年12月,Molecular公司与詹森生物技术公司签订战略研究合作和期权协议。基于DARPin平台,双方将共同开发治疗免疫疾病的潜在产品。作为协议的一部分,Molecular公司将获得高额的前期费用、许可证费用和研究资金。并且在后期,Molecular公司还将获得每个项目高达2亿美元的开发和销售里程碑费用。


2011年5月,Molecular公司与艾伯维(Abbvie旗下的Allergan公司签订合作协议,Allergan负责眼科药物Abicipar的开发和商业化。此次合作,Molecular公司获得了4500万美元的预付许可费。


2015年7月,新生血管(湿性)年龄相关性黄斑变性(NAMD)第三阶段临床试验启动,Molecular公司再次获得1500美元的监管里程碑费用。在项目开发完成后,Molecular公司还能获得高达2.1亿美元的费用。根据合约,在达到销售里程碑时,Molecular公司还将获得Allergan支付的1.5亿美元资金。


据招股书披露,截至2020年12月31日,Molecular公司从主要合作协议中一共获得2.776亿瑞士法郎资金。扣除资本增加的成本,Molecular公司在7轮股权融资中一共获得了2.71亿瑞士法郎。Molecular公司的现金、现金等价物以及短期定期存款共计1.737亿瑞士法郎。


截止目前,Molecular公司还没有任何产品通过上市申请,获得销售许可。该公司所有的候选产品都处于临床前或临床开发的不同阶段。


Molecular公司在招股书中还表示,公司自成立以来已经产生了重大的经营亏损。截至2020年底和2019年底,归属于股东的亏损分别为6280万瑞士法郎和3630万瑞士法郎。


面向三大疾病领域,同步开


展多条“DARPin”治疗管线


Molecular公司的损失是由几方原因共同造成的,包括项目研发、候选产品的临床开发、研究项目的成本、临床前的试验、与业务相关的销售以及公司的管理成本等。归根结底,药物研发是最大的资金消耗站。

 

2020年,Molecular公司的员工总数达到145人,比2019年增长8%。Molecular公司表示,其中超过85%的人与研发领域相关。

 

Molecular公司的研究领域究竟是什么?在研产品有哪些?产品的技术核心又是什么呢?

 

Molecular公司的候选产品主要依赖一个名为“DARPin”的平台。Molecular公司的DARPin基础技术来源于苏黎世大学,苏黎世大学授予了Molecular公司这项技术的独家专利和全球许可证。

 

DARPin,又名预设计锚蛋白重复蛋白,它是人体基因组内表达最丰富的结合蛋白之一,具有克服单克隆抗体局限性的潜力。基于骨架蛋白的DARPin蛋白与传统抗体相比有许多的优点。


1. 高亲和力和特异性:效力高、脱靶风险低;

2. 高组织渗透能力:DARPin蛋白是较小的蛋白质,它的尺寸只有抗体的十分之一,所以它的渗透能力也远高于抗体,能够达到血液循环外的靶点;

3. DARPin蛋白可以同时作用于6个不同的靶点;

4. 保质期长,稳定性好,它可在4℃ 条件下存放数年;

5. DARPin蛋白来源于天然AR结构,不携带抗体Fc片段,也不与免疫系统偶联,从而降低了免疫原性;

6. 与抗体不同,由于DARPin结构中不含二硫键,所以它能够在原核生物胞内环境中维持结构稳定并大量表达。生产简单,成本低廉,还可以快速制备。

 

Molecular公司通过DARPin基础技术开发了独特的DARPin平台,他们通过这个平台开辟了多条疾病治疗候选管道,涉足领域包括传染病、肿瘤学以及眼科等。目前,DARPin疗法已在临床前和临床试验中开始进行验证,涉及患者多达2000例,其中包含1900例眼科患者和75例肿瘤患者

 

bc7506b72510de70a68017b7e8c05ea.png

图源:Molecular Partners官网

 

多靶结合,DARPin蛋白进军新冠肺炎


2020年4月,随着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大爆发,Molecular公司启动抗COVID-19治疗计划。他们利用DARPin蛋白的多靶结合来中和SARS-CoV-2病毒。传染病领域开始成为Molecular公司的研究重点。

 

Molecular公司已经开发出两款治疗COVID-19的三特异性DARPin候选产品,分别是Ensovibep(MP0420)和MP0423。这两个候选产品在对抗变异新病毒上,表现出十分强大的病毒抑制效力。

 

2020年10月,Molecular公司与诺华签订期权协议,两者将一起开发、制造和商业化Molecular公司的两个抗COVID-19候选产品。

 

根据协议条款,Molecular公司负责两个候选产品的第一阶段临床试验和MP0423的所有临床前工作。诺华则需要负责项目第二阶段和第三阶段的临床试验。诺华还将负责该产品所有的发展和商业化活动。

 

在MP0420的第一阶段临床试验中,23名健康志愿者均表现出良好的耐受性。Molecular公司表示,MP0420已经展开了第二阶段的临床试验,该试验在荷兰进行,计划招募40多名志愿患者。

 

Molecular公司的另一个候选产品MP0423目前处于临床前试验阶段。MP0423同时针对冠状病毒刺突蛋白的三个不同部分:RBD、S1 N端域(NTD)和S2域。它通过同时处理多种作用机制,显示出在RBD中和能力之外的抑制病毒能力。

 

为了更好的推进抗COVID-19计划,Molecular公司还与AGC Biologics、Baccinex 、Ivers-Lee以及瑞士政府达成合作。

 

DARPins疗法实现肿瘤内部激活,同时靶向多个癌细胞

 

免疫肿瘤是Molecular公司的另一重点研究领域。Molecular公司通过DARPins平台建立了治疗癌症的新方法,并以此开发出多个治疗癌症的候选产品。

 

这类新方法具有非常鲜明的特点,药物只会在目标肿瘤内部激活,并且能够同时靶向多个癌细胞,阻断癌细胞的逃逸途径。免疫细胞与癌抗原结合的方式,既杀死了肿瘤,也避免了一般抗癌方法遇到的毒素问题。这种方法拓宽了癌症治疗的窗口,提高疗效的同时还降低人体耐药性。

 

MP0310是Molecular公司免疫肿瘤管道的第一个候选产品。MP0310由成纤维细胞激活蛋白(FAP)和4-1BB组成。以往的研究发现,靶向4-1BB虽然具有极强的抗肿瘤治疗潜力,但也存在无法忽视的毒副作用。为了避免潜在的毒性问题,Molecular公司设计出一种方案。只有当4-1BB和FAP同时与靶细胞结合,免疫细胞才能够被激活。通过这种方式触发肿瘤局部活动,然后达到治疗目的。

 

2018年,Molecular公司与Amgen达成合作。双方联合评估MP0310与Amgen的肿瘤管道产品(包括Amgen的双特异性T细胞衔接器(BITE)分子)。在第一阶段临床试验中,MP0310已证明了它在局部激活免疫细胞的同时,没有产生全身毒性。

 

MP0317是Molecular公司免疫肿瘤管道的第二个候选产品。MP0317由FAP和CD40组成。MP0317与MP0310的作用机制相似。FAP在肿瘤间质中的密度很高,当它和免疫细胞上的CD40结合,会出现聚集现象,从而实现免疫细胞的局部激活。目前,MP0317还处于临床前试验阶段。

 

MP0250是肿瘤学计划中的传统候选产品,它与MP0310和MP0317有所区别。它结合并抑制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和肝细胞生长因子(HGF)的通路,然后恢复常见癌症疗法的疗效,使具有抗药性的患者能够再次对这些疗法做出反应。

 

在非小细胞肺癌(NSCLC)MP0250的临床研究中,Molecular公司观察到了较多的肾脏不良事件(肾病综合征),并且在其他抗VEGF制剂中也观察到了类似的不良事件。因此,Molecular公司决定暂停NSCLC 计划,并将MP0250的研究重点放在多发性骨髓瘤上。

 

MP0274通过与HER2上的两个不同位点或表位结合,从而诱导癌细胞自杀。抗体疗法是HER2阳性癌症患者的一线治疗方案,但这种方法容易产生耐药性。与传统药物相比,MP0274是一种新的作用模式,在临床试验上已产生了很好的耐受性。

 

但出于战略决定,Molecular公司已暂缓MP0274项目的临床研究,转而投资其他发展更好的项目。

 

陷入“炎症”困境的眼科项目

 

Abicipar是Molecular公司在临床研究上进展最靠前的候选产品,目前处于注册阶段。它是一种用于治疗NAMD和糖尿病性黄斑水肿(DME)的VEGF抑制剂。

 

与目前的抗VEGF治疗相比,Abicipar持续时间更长,使用频率更低,同时能够产生相同或更好的视力改善效果。第三阶段的临床研究表明,一季度注射一次Abicipar等同于Lucentis一季度注射三次的效果。

 

2011年,Molecular公司将该项目独家授权给艾伯维旗下的Allergan公司。2020年6月,FDA驳回了Abicipar的的上市申请,在完整回应函中,FDA指出,在治疗NAMD患者时,Abicipar(2mg/0.05mL)给药后他们观察到患者眼内的炎症率高达15%。与雷珠单抗0.6%的眼内炎发生率相比,这个数据着实有着不小的差距。

 

随后不久,艾伯维撤回向欧洲药品管理局(EMA)和日本药品和医疗器械管理局(PMDA)提交的Abicipar上市申请。艾伯维表示后续会与FDA会面商谈,共同讨论有关Abicipar的未来发展方案。

 

受Abicipar上市失败的影响,Molecular公司股价一度暴跌高达40%。

 

合作仍是主要资金来源,产品研发依旧不可懈怠

 

前文我们曾提到过,Molecular公司的资金主要来源于融资和研发合作收入。Molecular公司获得的这些资金大多都被投入到了产品研发中。

 

外部研发费用以及外部临床和监管成本.png

Molecular Partners的外部研发费用数据


据招股书披露,2020年Molecular公司的外部研发开支总计达到2726万瑞士法郎,比2019年要高出702.7万瑞士法郎。从Molecular公司的外部研发费用数据我们可以看出,多出的这部分开支主要用于COVID-19抗病毒药物(MP0420和MP0423)的研发。


随着项目的推进,2020年Molecular公司的研发支出总额已达5607.5万瑞士法郎,与2019年支出的4349.8万瑞士法郎相比,增幅为29%。

 2019和2020年度运营对比.png

Molecular Partners的部分财务数据

 

截至2020年年底,Molecular公司的总收入为934.4万瑞士法郎,与2019年的2038.3万瑞士法郎总收入相比,下降了54%。Molecular公司表示,2019年和2020年收入的主要来源是安进公司。

 

Molecular公司在招股书中多次强调,该公司自成立以来已经产生了重大的损失,并且在可预见的未来里公司会出现亏损,甚至有可能永远无法实现或保持盈利。新冠肺炎的影响还在继续,Abicipar的上市失败还历历在目,Molecular公司手上也没有其他已经上市或待上市的产品......

 

临床药物的开发是一个漫长而昂贵的过程,时间不确定,结果也不确定。从Molecular公司的主要财务数据表中我们可以看到,2020年,药物研发花费的资金与Molecular公司的收入形成了6倍的反差,这还没有算上公司的其他支出。

 

Molecular公司手上还握有许多处于临床前阶段或临床阶段的候选产品,想要完成这些产品的开发和商业化,Molecular公司还需要投入大笔资金。

 

Molecular公司十分依赖DARPin平台来识别和开发候选产品。据招股书中披露,Molecular公司的DARPin基础技术专利将在2021年9月到期,Molecular公司已决定终止与苏黎世大学的独家许可协议,不再续约。这一选择代表着DARPin技术不再“独一无二”,更强有力的竞争对手或将来临。

 

Molecular公司的发展之路走得比较艰难,但好在还比较受资本市场的认可。截至2020年,Molecular公司累计损失已近2亿瑞士法郎,减去公司负债的8032.6万瑞士法郎,公司的资产大约为1亿瑞士法郎。

 

财务状况数据报表—副本.png Molecular Partners的财务状况数据

 

产品研发依然是Molecular公司未来发展的重心。此次发行的净收益,连同公司现有的资金,大部分将用于公司临床前项目的推进,包括MP0317和MP0423的第一阶段临床试验。其余资金则用于推进现有的临床试验,以及开发潜在的候选产品。

 

迄今为止,Molecular公司尚未从商业产品销售中获得任何收入,而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Molecular公司的收入主要还是依靠合作协议带来资金。

 

Molecular公司的资金状况着实谈不上富足。Abicipar上市失败是一次非常惨烈的打击,Molecular公司需要一场胜利来鼓舞士气。

如果您想对接动脉网所报道的企业,请填写表单,我们的工作人员将尽快为您服务。


注:文中如果涉及企业数据,均由受访者向分析师提供并确认。如果您有资源对接,联系报道项目,可以点击链接填写基本信息,我们将尽快与您联系。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动脉网及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分享

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文章

企业
对接
商务
合作
用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