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脉橙企业版
试用申请

康博嘉:医疗信息化赛道的乘风者

作者:李成平 2021-04-21 08:00

{{detail.short_name}} {{detail.main_page}}

{{detail.description}} {{detail.round_name}} {{detail.state_name}}

{{detail.province}}-{{detail.city}}
{{detail.setup_time}}
融资金额:{{detail.latest_event_amount}}{{detail.latest_amount_unit}}
投资方: · {{item.latest_event_tzf_name}}
企业数据由提供支持
查看

日前,由动脉网公布的第五届未来医疗100强系列榜单及奖项重磅出炉,康博嘉荣列“中国数字医疗榜TOP100”第43位,康博嘉创始人兼CEO祖凯获得“蔚澜奖•年度创新企业家”荣誉。

 

祖凯是个不热衷于聚光灯的人。深耕医疗信息化赛道近20年,祖凯鲜少出现在媒体和公众的视野中,而是潜心思索,磨练翅膀。

 

祖凯_副本.jpg


>>>>

缘起

 

2005年,“非典”硝烟才散,余悸犹存。

 

这场阴霾让医疗信息化建设箭在弦上,时任卫生部信息化办公室主任的高燕婕在不同场合多次强调了信息化的必要性和迫切性。无论是国家、医院还是公司,都投入大量人力、物力,为医疗信息化建设添砖加瓦。

 

祖凯也是其中一员,出身医学世家的他已经为中国医疗信息化建设奔走多年。2002年起,祖凯加入新加坡最大的IT公司Singapore Computer System(SCS)从零开始组建中国团队,致力于将新加坡最新的医疗信息思想和技术带到中国,这种理念和技术的吸引力让包括华西医院、湘雅医院、仁济医院等中国TOP20的医院院长和CIO愿意跟随SCS自费到新加坡现场交流和学习。同时SCS在2004年成功签约上海仁济医院和北京同仁医院,第一次将中国HIS系统价格从百万级提升到千万级,让可信赖的软件回归应有的价值。

 

正当SCS中国市场如日中天的时候,因为总部内部调整和战略转型,2005年SCS决定退出中国市场。中国团队一部分去IBM医疗团队,一部分加入谷歌、甲骨文、SUN,更多的人在思考:“我们这群人能不能从零开始继续我们的梦想?”

 

>>>>

团聚


一个好汉三个帮。

 

2005年10月份,已经回到新加坡的前SCS研发总监林勇,到中国出差即将飞回新加坡时,祖凯争取到了10分钟的见面时间,地点在浦东机场。在奔往机场的路上,祖凯设想了无数可能性,准备了很多说辞,可整个会面却简单得出乎意料。得知祖凯重新整编医疗信息化团队,林勇果决加入,说:“我只有一个要求,我太太刚怀孕,你让我两个月回一趟新加坡。”不仅如此,他召集回大部分研发团队的老部下,这解了祖凯的燃眉之急,也为康博嘉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人才基础。

 

第二位加入的苗森也颇显英雄本色。他东北大学毕业后赤手空拳带领一批比他还年轻的东软同事,从零打造了整个北京天坛医院的信息系统,并成为东软乃至全国医院信息化建设的标兵。为了追求更大的梦想加盟了SCS中国团队,在面临选择的时候,苗森没有回东软,也没有去跨国外企,而是带着刚刚调动到北京与他团聚的妻子又辗转加入上海研发团队,开始在康博嘉的创业历程。

 

第三位加入的陈智,却是有些戏剧性。陈智与苗森有相似之处,华中科技大学毕业后,带一群工程师从零搭建了中日友好医院信息化基础。当时祖凯和苗森去中日友好医院推广康博嘉产品和理念,作为甲方技术负责人,陈智总能一针见血地指出问题和可能的解决办法,双方相见恨晚,一拍即合。但是抛弃“铁饭碗”去端创业的“泥饭碗”,陈智还有许多家人的工作要做。经过几个月的“停车场”会面后,陈智最后说了一句话:“我2月14日领结婚证,我可以2月15日飞上海!”

 

祖凯认为,“公司要想走得远,走得更健康,就需要更多更优秀的人进来。而你要知道,任何一个优秀的人都是有性格的、有脾气的。”这种对于优秀人才的执着祖凯一直坚持到了今天。

 

多位青年才俊又陆续加入康博嘉并扩大了合伙人队伍。这一群人对医院数字化、信息化,有着宗教徒般的狂热,坚信能够在医疗信息化这件事情上杀出一条血路来。

 

>>>>

蓄力


万事开头难。

 

成立之初,康博嘉研发团队办公室设在上海,在北京没有驻地,只好在客户的办公室办公,完全实现了“贴身服务”。 而这,也让康博嘉能够深度挖掘客户需求,并之后形成了“服务能力+服务态度”两大法宝。

 

祖凯很笃信,不能辜负每一个客户。“我们不会为了活着而去牺牲底线,不应许诺的成果绝不夸海口。”祖凯很欣慰,“所以我们合作的客户都很长久,和我们秉性很像,都是专心做事的一群人。”

 

创始团队潜心打磨着他们的产品,充分借鉴和吸纳了新加坡医疗信息化的底层结构和逻辑,结合中国医院实际情况,独创了一套具有国际视野又可在中国落地的信息化产品。

 

新加坡医院的优秀服务理念和经营效率举世闻名,市场化的竞争使得医院都致力于降低运行成本,提高服务质量。降本增效、精细化运营成为信息化系统的着眼点,病人看病的时间缩短几分钟,病人的服务满意度提高一点点,点滴之处,或许不显眼,却积累成了医院的口碑。

 

这些优点在康博嘉都得到了继承和发扬。康博嘉将行业的发展方向和中国本土实践高度融合,深入观察需求,分析痛点,探索革新,一步步在市场上的摸爬滚打中积累丰富经验。

 

比如门诊医生站,门诊无线输液,门诊二级队列大小屏叫号,药房预摆发药,可自定义的临床路径,基于智能手机的“掌上医患”等这些如今在各大医院成为标配的产品和功能,都是康博嘉十几年前率先在样板医院落地和实施。

 

“所有的创新都不是从零开始,而是已有技术的重新组合。”祖凯分析,“我们一直都有意识地重组新技术”。每每描述起康博嘉的系统时,祖凯的眼里都闪着光。

 

在祖凯看来,世间的生意大抵可以分为两种,一种迎合风口,使自己为时下风口所需,另一种从始至终坚持自己,静待风口。

 

康博嘉显然属于后者,坚信医疗行业会向着客户中心和精细化运营的方向演进,并将这一理念熔炼到所有产品和服务中,生长出一双充盈的羽翼,只待风起。

 

>>>>

风起


2009年,风起了。

 

国务院发布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方案,明确提出,“鼓励社会资本投入,发展多层次、多样化的医疗卫生服务,统筹利用全社会的医疗卫生资源,提高服务效率和质量,满足人民群众多样化的医疗卫生需求。”社会办医热潮由此启幕。

 

短短一年多,民营医院数量由5403所增长到7068所,增长了30%。而这一热度还在不断攀升,2015年底,民营医院数量增长到14049所,2020年底,这一数字已经达到了23227所,占医院总量的三分之二。

 

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医院迫在眉睫的问题是如何获得病人、服务好病人、留住病人,如何在保障医疗质量的同时降本增效。而这恰恰与康博嘉一贯坚持的宗旨不谋而合,康博嘉接连合作了一批高品质新型医疗机构及集团客户,稳扎稳打,有口皆碑。

 

康博嘉许多案例都为业界津津乐道。例如,富达基金在上海投资20亿所建专科医院的信息化部署工作。为了找到最好的信息化合作伙伴,他们在全国范围内筛选了百余家信息化厂商,斥重金聘请香港和国外咨询公司进行逐家评估。评估的过程近乎苛刻,来自各个领域的专家汇聚在康博嘉公司研发部,围绕系统的每一个细节逐一考察。

 

正是在这样容不得半点“水分”的考核中,康博嘉脱颖而出,为他们缔造出忠实践行“患者中心”原则的信息系统。

 

>>>>

路上


康博嘉一直在路上。

 

开发医院客户关系管理系统CRM,推出云诊所SaaS应用,推动真实世界RWS药物一致性研究……潜心独创、保持前沿的基因让康博嘉永远处在一种不满足的振奋中,步履不停。

 

不同医疗机构开业时间不等,所处区位不同,门诊流量、住院床位规模各异,各自有着不同的信息化需求。在医疗这一需要“做慢做精做深”的领域,康博嘉围绕每一位客户的独特需求务实地提供最优定制化方案。

 

在服务近千家医疗机构尤其是高品质医疗机构的过程中,康博嘉连点成面,打造包括HIS、HRP、HCRM、集成平台在内的全栈信息系统,贯穿医疗机构院前-院中-院后的全周期,让医疗机构从经验型管理转向科学决策。

 

为了让前沿技术和经验能够惠及更多的医院和患者,让诊所无需为动辄上百万的信息化解决方案焦头烂额,康博嘉将自身十几年信息化建设的经验融入上千家“云诊所SaaS”服务中,让信息化像水电一样简单易得。

 

祖凯深知,医院的信息化产品应用,不单单是软件系统的问题。全案解决能力、项目管理能力、实施质量把控、产品迭代更新等因素越来越影响着医院信息系统应用的成败,并直接影响医院服务经营的好坏。从部署到实施再到维护,从整体架构再到无数繁复细节,每一环节的一丝不苟才有了康博嘉高水准的交付。

 

“这世界上有一件事情是最公平的——时间。”相比抛头露面,祖凯更愿意花时间在对行业的思考上,“to B市场的机遇,不是靠快或势,而是需要通过深长的思考提前布局,才能在变革来临的时候,第一时间起飞。”

如果您想对接动脉网所报道的企业,请填写表单,我们的工作人员将尽快为您服务。


注:文中如果涉及企业数据,均由受访者向分析师提供并确认。如果您有资源对接,联系报道项目,可以点击链接填写基本信息,我们将尽快与您联系。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动脉网及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分享

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