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脉橙企业版
试用申请

又一中医药企业纳斯达克敲钟,中医药国际化还有多远?

作者:李成平 2021-03-25 08:00

{{detail.short_name}} {{detail.main_page}}

{{detail.description}} {{detail.round_name}} {{detail.state_name}}

{{detail.province}}-{{detail.city}}
{{detail.setup_time}}
融资金额:{{detail.latest_event_amount}}{{detail.latest_amount_unit}}
投资方: · {{item.latest_event_tzf_name}}
企业数据由提供支持
查看

动脉网获悉,美东时间2021年3月23日,大自然药业正式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股票代码为“UPC”,成为中国赴美上市的中成药第一股,也是2021年来第二家登陆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的中医药企业。

 

自2020年8月递交招股书以来,大自然药业备受中医药领域参与者关注。其原因在于,大自然药业的上市不仅落定了“纳斯达克中成药第一股”的光环,也让成功登陆美股的中医药企业队伍增加到了6家。

 

自2004年始,已有十余家中医药企业尝试登陆美股。他们为何避开国内资本市场,远赴大洋彼岸?这些企业现况如何?海外市场对中医药的认可度如何?中医药的国际化进程之路还有多远?为了了解这些问题,动脉网形成了此文。

 

中医药企奔赴美股,成败参半

 

中医药企业在境外上市的探索最早可追溯至2004年。其中,有些企业历经多年仍然未果,也有部分企业已经做出了成功的示范。

 

平川药业:据新华社等多个媒体报道,2004年8月2日,哈尔滨平川药业通过收购美国企业Xenicent96%股份,在纳斯达克借壳上市。平川药业共发行7000万流通股,股东人数近2000人。但根据天眼查显示,该企业已于2015年7月1日主动注销,上市股价、募集金额等信息均查询无果。

 

天安制药:天安制药从事医药的研制、开发、生产和销售,其核心产品为 “复方雪参胶囊”,被NMPA列为治疗前列腺疾病的三类新药。2004年8月24日,西安天安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宣布聘请徐士敏为海外上市首席顾问,力图打造“美国纳斯达克中药第一股”。2007年6月22日,天安制药正式在美国场外柜台交易系统(OTCBB)上进行报价频率测试。但在此之后,天安制药奔赴美股之事也没有了后续。

 

云南南药:2005年10月,云南南药骄雄(云南南药子公司)与美国美银证券、美国CDI投资签订了赴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辅导协议;同年12月,云南南药集团与加拿大麦格伦集团签订上市辅导协议,继续向美国纳斯达克市场进军;2007年12月,南药骄雄与中智投资银行企业有限公司签定上市辅导协议……但在十年之后的2017年6月19日,南药骄雄被吊销了营业执照。

 

艾鑫忠鸿生物:2017年9月26日,成都艾鑫忠鸿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在成都举行发布会,宣布近期将赴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届时,该公司将成为西南首家在美国上市的生物健康企业。据介绍,成都艾鑫忠鸿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一直致力于纯天然植物保健品、营养品的供应销售。但这一企业的美股之旅最后也是无疾而终。

 

一批批企业登陆未果,并未消减中药企对赴美上市的热情。动脉网根据公开资料,梳理出了6家在美股上市的企业。

                                              image.png

 

同济堂:2007年3月16日,拥有上百年历史的中国中药企业——同济堂药业正式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成为中国首家在纽约股市上市的中药企业。同济堂共发行美国存托股份986.5万股,募集资金近1亿美元。据新华网报道,同济堂药业董事长兼CEO王晓春说,同济堂成功在美上市是中国传统中医药与现代资本市场的完美结合,有利于将中医药带给美国乃至全球的投资人、消费者。

 

同济堂作为首家登陆美股的中药制药企业,被寄予厚望。但这一光环仅过一年便被同济堂自己摘下。2008年春,同济堂宣布回购所有流通股退市。据透露,此次退市原因在于“公司的价值被严重低估”,不愿被“轻看”的同济堂欲借此为中医药正名。

 

从市场表现上来看,同济堂的退市早有苗头。上市一年,同济堂股价最高时达到了每股12.88美元,大部分时间都低于10美元的IPO首发价。2008年4月2日,其股价跌至8.3美元/股。不过,折戟纽交所的同济堂,很快就调整了心态,转至国内股市。2016年5月,同济堂借壳新疆啤酒花股份有限公司完成了上市。

 

天益嘉华:2015年3月16日,天益嘉华向纳斯达克首次递交IPO招股说明书,上市日期一改再改,最终将日期定于2016年9月28日,以每股4.5美元的价格,发行171.319万股,筹资771万美元,股票代码为TYHT。

 

天益嘉华致力于生物健康产品的研发经营,在中国已建立起了具有特色的中医药产业链经济,包括中药材种植、中药材综合提取、中药材延伸产品的延伸和生产、药品与药品原料和健康产品的营销网络、医师问诊和服务五大产业系统。

 

苏轩堂:2019年1月4日,苏轩堂正式登陆美国纳斯达克资本市场,股票代码为“SXTC”,按每股4美元的价格进行公开交易。

 

苏轩堂是一家集自主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创新型中药制药企业,除了传统中药饮片产品外,还凭借创新技术研发了13种新型现代中药饮片,如直接口服中药饮片和直接泡服中药饮片、精制饮片。

 

苏轩堂在美股的日子并不好过。上市初期,苏轩堂股价一度上涨,最高时为23美元/股,随后一路下跌,以至于2020年绝大部分时间都处于1美元以下。2020年9月21日,苏轩堂股价跌至最低,为0.232美元。进入2021年后,苏轩堂股价才有了回升之势。

 

幸福生物:继苏轩堂后,福建幸福生物科技集团也在2019年末带来了好消息。2019年10月25日,幸福生物以“HAPP”为股票交易代码,以每股5.5美元的价格公开发售200万股普通股。

 

幸福生物是一家创新型的中国营养食品和灵芝生产商,致力于研究、开发、制造和销售以中草药提取物和其他成分制成的多种产品。幸福来灵芝系列产品是其主力品牌。幸福生物已建立了由32种获得中国食药监局注册的“Blue-Cap”营养保健品和以灵芝为主要原料的系列产品组成的产品组合。2020年,幸福生物股价整体处于下跌趋势,但依然保持在1.68美元以上。2021年后,该股价开始回升。

 

祁连国际:2021年1月12日,中国医药化工产品制造商祁连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正式登陆纳斯达克全球市场,股票代码为“QLI”。在本次IPO中,祁连国际共发行500万股普通股,每股5美元,融资金额达2500万美元,高于去年开始提交招股书时的2400万美元。

 

开盘当日,祁连国际开盘价为8.01美元,较发行价上涨60.2%;收盘价为10美元,较发行价上涨100%;以收盘价计算,祁连国际市值为3.5亿美元。祁连国际成立于2006年,是一家制药和化学公司,总部位于酒泉,致力于甘草、土霉素、中药衍生物、肝素产品及肥料的研发、制造、营销和销售。

 

大自然药业:2021年3月23日,大自然药业在纳斯达克上市,成为“纳斯达克中成药第一股”。大自然药业开盘价5.26美元,较IPO发行价5美元高开约5.2%,最高达5.72美元。盘中,大自然药业股价跌超13%,因涨跌幅波动异常暂停交易5分钟,截至当日收盘,大自然药业股价4.75美元,跌5%。

 

大自然药业于1988年在中国江西成立,致力于制造、销售针对老年人的中药衍生产品(TCMD)。目前,大自然药业已获得26个NMPA批准中药品种,已生产销售13个TCMD产品。

 

为什么中医药企业选择去美国上市?

 

单从股价表现来看,中医药的境外上市日子并不好过。那么,这些中医药企业为什么要去海外,而不是选择国内股票市场呢?

 

根据《海外交易所竞争我国潜在上市资源情况分析》文章分析,我国企业在海外上市具有如下优势:

 

上市门槛低,筹资速度快:境外交易所上市门槛较低,尤其是海外创业板对于中小创新型企业上市条件相当宽松。此外,海外市场股票一般采用注册制,申请程序简单、周期短,各国交易所纷纷打出“筹资速度快”来吸引企业。如大自然药业上市取得的巨额资金能够缓解其客户和供应商的财务需求,帮助其调整业务结构。


市场约束机制有助于企业成长:海外资本市场对企业尤其是创新型企业有良好的培育机制,通过海外上市,我国企业受到更成熟的国际机构投资者和更规范的市场机制的监督,对企业自身治理结构和管理水平的提高有很大的促进作用。比如,国外资本市场对企业上市后持续的信息披露要求比较高,长期与机构投资者维持良好的关系对于企业再融资从而实现长期发展比较重要。

 

提高国际声誉和海外机会:企业在海外上市,学习海外企业的先进管理经验,在市场开拓、品牌形象上的效果能达到普通企业无法触及的效果,有利于开拓国际市场。同时,海外上市可以获得丰富的国际合作资源,高质量的投资者也能反哺企业本身。

 

在搜集的企业资料中,除同济堂外,其他中医药企业皆选择了冲击纳斯达克。出现这一现象的原因在于,相较纽交所,纳斯达克对非美企业的财务状况和股票流动方面要求较低。

 

但同时,由于文化背景和理论体系的差异,再加上中医药多以膳食辅助剂的身份在美国市场流通,药品身份认证困难,中医药的疗效很难被资本市场理解,以至于6家上市企业的股票成绩都不太美丽。

 

市场表现优秀,但“药品”身份难认定


虽然,中医药在股市上的表现不尽人意,但在其他国际化途径上已经有了一些成效。据2016年发布的《中国的中医药》白皮书数据,中医药已传播到全球183个国家和地区,我国政府与相关国家和国际组织签订中医药合作协议86个,支持建立了10个海外中医药中心。根据WHO的统计,中医已在澳大利亚、加拿大、奥地利、新加坡、越南等29个国家和地区以政府立法形式得到承认。目前,全球已经有18个国家和地区将中医药纳入医疗保险。

 

根据2019年5月中国医药保健进出口商会的数据,2018年,我国中药类商品出口至193个国家和地区,亚洲地区依旧是中药出口的主要市场,越南、印度和马来西亚是出口时从排名前三的国家。2018年,我国对亚洲国家和地区中药出口额达到22.11亿美元,同比微增4.72%,占我国中药出口额的56.57%。


也有部分中医药产品在国际上取得了“药品”的身份证。


 image.png


2007年,奇星药业的华佗再造丸成为首个取得韩国进口药品注册批文治疗中风的中成药。三年后,该药又获得了俄罗斯药品永久注册证书,进入了国际心脑血管预防和治疗的主流市场。

 

2008年2月,地奥集团向荷兰药品评价委员会(MEB)递交了地奥心血康胶囊欧盟药品注册申请,于该年3月递交了欧盟GMP认证申请。2010年1月,地奥心血康胶囊正式获得欧盟GMP证书。2012年3月14日,地奥心血康胶囊成功获得荷兰MEB批准,成为我国第一个以治疗性药品身份进入欧盟医药市场的中成药品种;

 

2015年11月4日,香雪制药发布公告称,其抗病毒口服液收到加拿大卫生署核发的天然健康产品证,获得加拿大市场准入资格。

 

天士力在中医药国际化的道路已探索二十余年。2016年1月15日,天士力现代中药丹参胶囊正式通过荷兰药品审评委员会的植物药注册批准,是天士力中药品种在欧盟主流医药市场取得的首个治疗性药品证书。除了上市资格认证,天士力也通过其他方式在推进中医药的世界化。2002年,天士力在南非成立公司,推动重要在非洲的发展;2013年,天士力以182万欧元认购荷兰神州医药中心,成立荷兰神州天士力医药集团,开创中医药领域海外并购先河;2014年,天士力与澳洲康平医疗合作启动“天士力康平医疗中心”项目,为中医药文化在澳洲的传播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

 

新冠疫情期间,连花清瘟胶囊受到追捧,其背后的以岭药业也进入到了大众视野。在中医药国际化进程中,以岭药业也动作颇多。

 

以岭药业已有多个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重要产品进入国际市场,其中通心络胶囊进入了越南国家医保目录,是海外医保目录的首个品种。连花清瘟胶囊作为以岭药业的典型产品,为其实现国际化立下了汗马功劳。2016年3月,连花清瘟胶囊获批在美直接进行Ⅱ期临床研究,成为我国首个进入FDA临床研究的治疗流行性感冒的中药,也是全球首个进入FDA临床研究的大复方中药。2016年9月,连花清瘟胶囊美国Ⅱ期临床研究在弗吉尼亚州正式启动。2021年1月14日,以岭药业收到由乌兹别克斯坦卫生部核准签发的药物注册批准文件,连花清瘟胶囊正式在乌兹比克斯坦上市。

 

中医药在海外的“药品”身份探索已有几十年,但获得认可的仍然寥寥无几。相比中医药在海外市场的举步维艰,日本汉方药更得心应手。

 

核心期刊《中草药》于2016年在一篇文章中提到:日本汉方药占据了全世界90%的中药市场销售份额。其中,津村株式会社作为日本乃至世界上最大的汉方制药企业,贡献良多。

 

津村在海外市场的拓展上,布局也很早。

 

1991年,津村株式会社向FDA申请进入临床试验;1992年开始,津村产品开始进入美国市场,并以药品的形式得以销售。1998年,津村在美国纽约、洛杉矶建立代表处,还开始把大众OTC汉方药作为营养保健品销售给在美生活的日本人。2001年,津村美国公司成立,这家公司也是津村美国的药物开发基地,负责美国业务/药品开发。

 

2004年11月,津村汉方药桂枝伏苓丸在美国正式启动了II期临床试验;2005年5月,津村大建中汤颗粒剂也进入临床试验。大建中汤作为一剂温里剂在日本是作为处方制剂使用,津村株式会社将其做成方便携带的颗粒制剂,受到广泛使用和欢迎。为了将大建中汤打入美国市场,津村株式会社已经在美国进行了8个临床试验,其中一项因参试人数过少终止,七项已完成。2018年5月,大建中汤在美国研发上市的适应症经过13年的摸索后,确定为术后肠梗阻,这剂汉方药有望在2021年获得美国上市。

 

创新化、标准化助推中医国际化进程


“推动中医药走向世界”是《十四五规划》在中医药领域的六大发展重点之一。政策东风已起,接下来就需要市场参与者们的共同努力。

 

创新是发展的动力。从日本的经验可以得出,在制剂外观和口感上进行创新,有利于大众接受。日本汉方药大多采用采取颗粒剂、片剂、胶囊剂、口服液等剂型,摆脱了水煎火熬的传统中药服用方法。剂型创新,让服用汉方药更加方便,也更加适合现代社会快节奏的生活方式。


在这一方面,苏轩堂已经有所动作。2013年6月,苏轩堂引进美国资深天然产物(中药)专家邓京振,组建研发部门,开创新型现代中药饮片研发新领域,在提高中药饮片水浸出率和有效成分浸出量,以及高效、快速、低温、无残留的中药灭菌方法等技术应用方面取得重大突破,研发出了13种新型现代中药饮片,如直接口服中药饮片和直接泡服中药饮片、精制饮片。

 

推动中医药质量标准化。中医药难以走向国际化的重要一点在于,无法让海外用户从中国文化角度认识到中医药产品的疗效。比如,诸多中医药产品在适应症、不良反应等都做模糊处理。加强对中医药的原理研究,找到中医药的作用靶点、作用机制,搞清楚中药跟环境、病原体的关系,也便于国外接受。


参考文章:

为什么中国的企业要进入纳斯达克

中医药国际化进程加快 十多个中成药已向美国FDA申请注册

中药国际注册现状:国外已上市中成药有哪些?

业绩盈转亏变脸,老字号苏轩堂(SXTC.US)有苦难言

第一家美国上市中药药企同济堂高调退市背后

为什么日本汉方药占据了全世界90%的中药市场销售份额? 

天安制药全力打造美国NASDAQ中药概念第一股

中医药缘何难进国际主流市场

逾7成中药企业实现盈利,中医药产业或迎“第二春” 

张伯礼:中医药如何守正创新,走向世界?

海外交易所竞争我国潜在上市资源情况分析

如果您想对接动脉网所报道的企业,请填写表单,我们的工作人员将尽快为您服务。


注:文中如果涉及企业数据,均由受访者向分析师提供并确认。如果您有资源对接,联系报道项目,可以点击链接填写基本信息,我们将尽快与您联系。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动脉网及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分享

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文章

企业
对接
商务
合作
用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