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脉橙企业版
试用申请

微医程怡:数字化为新医改落地赋能,要经历这三大阶段

作者:徐文娟 2019-12-21 08:00

{{detail.short_name}} {{detail.main_page}}

{{detail.description}} {{detail.round_name}} {{detail.state_name}}

{{detail.province}}-{{detail.city}}
{{detail.setup_time}}
融资金额:{{detail.latest_event_amount}}{{detail.latest_amount_unit}}
投资方: · {{item.latest_event_tzf_name}}
企业数据由提供支持
查看

12月20日,由动脉网主办的以“生命的新增量”为主题的2019未来医疗100强大会在北京·九华山庄盛大启幕。

 

会上,微医集团高级副总裁程怡带来了以《数字化驱动的中国新医改》为题的演讲,本文对其精彩内容进行了整编。


WechatIMG4218.jpg

 

以下为演讲实录(有删减):

 

前一位嘉宾的演讲引导我们看见了未来,此刻我想跟大家一起先回过头来看一看,我们国家医改工作现在还在面临着的一些难点、痛点,以及困境和挑战。

 

一、医疗的挑战:医疗资源分布不均衡。大医院人满为患,基层医院门可罗雀。

 

二、医药的挑战:不透明。药企流通费用投入占比大于50%-70%,研发费用占比5%-7%。药价严重虚高、药企创新严重不足。

 

三、医保的挑战:难持续。医保资金“跑冒滴漏”,部分地区医保基金长期承压甚至面临穿底风险。


以上痛点导致的结果:老百姓不满意、医生不满意、医保兜不住,医改到了非改不可的时候。


>>>>

数字化驱动新医改的探索路径是什么?


第一阶段 药品联采:通过药品集中采购压缩流通环节水分,降低药价,腾笼换鸟。

 

一盒药从出厂到患者面前经历太多流通环节。通过数字化平台把药企、药厂、医院、医生、病人、医保连接在一起,整个交易和结算过程全部透明化。

 

举例,福建省三明市率先在全国启动了药品耗材的合量集采,在改革之前,三明市每年医保支出亏损2个多亿,医改之后结余1.5个亿以上。

 

总书记在三次中央会议上都肯定了三明的经验,最近一次是在第九次中央深改组会议上,再一次强调全国都要学习并推广“三明经验”。3月18日,微医的数字化平台也支撑了国家“4+7”药品集采首单在厦门落地。25个药品品类平均降价52%,最高降价96%,这意味着什么?举例来说,正大天晴的恩替卡韦是慢性乙肝的药,原价14.1元,现价0.62元,降幅达90%。

 

从三明到福建,到“三明联盟”,再到全国“4+7”扩面,微医数字化的平台一路在迭代创新,一路在为医改服务。


今年4月份,受国家医保局的委托,我们开始承建全国药品耗材的集采平台,预计在明年春节之后,全国有2.2万亿的药品耗材采购将会迁移到该平台流通。预计能够为财政节约6000亿的资金。

 

第二阶段 分级诊疗:通过医联体、医共体实现分级诊疗。

 

基层医疗机构无论从诊疗能力、检查检验能力,还是药品耗材供应上都呈现出明显的滞后和不足。通过大的中心医院带动区域内基层医疗机构,实现有效、有序的分级诊疗体系,这是我们设计医共体的初衷。

 

要实现这种区域内高效的协作机制,数字化平台会是一个核心引擎。

 

2015年,微医创办了全国首家互联网医院——乌镇互联网医院。目前,共有超31万名医生在线执业,日接诊人次90000余次,相当于3家三甲医院。名副其实成为了一家“看不见医生的最大医院”。

 

通过互联网医院,我们对行业内做出的最有价值贡献,就是“复制大医生”。例如,利用AI的方式“复制”中医大师俞瑾治疗不孕不育的秘方。现在这个AI系统正在多个县市医院培养妇科大夫,他们也能像俞瑾大师一样为患者看病。

 

分级诊疗怎么做?

 

在村里,微医和哈佛大学的公共卫生学院联合发布了“21世纪赤脚医生”,把村医的“老三样”升级成了“新三样”。升级的“新三样”为:1、智能辅助诊断系统,50种常见病标准化诊疗;2、巡诊包硬件,提升村医的检查检验能力;3、赋能基层医生,通过线上+线下的医学培训提升村医水平。

 

在乡镇,“流动医院”开到家门口,能实现100种常见病标准化诊疗。乡镇卫生院向上级医院发起远程会诊,微医“流动医院”成为百姓家门口的“二级医院”。

 

在区县,实现数据的互联互通,能够实现300种常见病的标准化诊疗。将本地的HIS系统升级为云系统,同时建立远程的心电中心、影像中心、病历中心、会诊中心,来推动医联体上下级高效的分级协作。

 

在城市,自建全科中心。就在本周,我们微医全科广州天河中心刚刚开业,目前全国已在北京、南京、杭州、成都等地落地6家。全科中心能够为用户提供“线上+线下”,“全人、全程、全家”的医疗健保服务。

 

通过数字化和智能化的手段,我们相信在不远的将来,50%的常见病能够在家庭和社区完成,35%的常见病能在基层医疗机构完成,而只有15%的大病、重病、疑难病需要去大三甲医院诊疗。

 

此外,我们数字化的分级诊疗探索,首先在河南平顶山做了试点,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平顶山模式”已经被国务院深化医改领导小组发专报推广,现在正在更多的城市落地。

 

第三阶段  数字健共体:从以治病为中心到以健康为中心。

 

以治病为中心走向以健康为中心,这是总书记提出的医改终极目标。但是抓手是什么,路径是什么?我们认为,要依托数字化手段、数字化平台的支撑,从医疗供应侧、用户侧、政府侧等三方面做实质性改革,才能推动实现这一目标。

 

在医疗供应侧的第一步,就是防大病、管慢病。近年来,大病的发生率不断提高,且呈现年轻化趋势。以女性两癌为例,35岁到65岁的女性,宫颈癌和乳腺癌的防控是最关键的,而防控最有效的手段就是早筛早查。

 

去年春节,廖总回到他的老家龙岩,当时分管医疗卫生的一位常委跟他说,“你们的云巡诊车今天早上在村里筛出三个乳腺癌,现在筛出来几千块就解决了,如果没有查出来拖到后面可能几十万都兜不住。”当然,这不仅仅是钱的问题,如果拖到后期,对于个人和家庭来说都是灾难性的打击。

 

目前,全国慢性病总人数已超过3亿,慢病占医保总支出达到30%,将近7000亿。超1亿的糖尿病患者,并发症的治疗费用占到总费用的80%,而前期的控血糖只占20%。所以我们提出,要依靠数字化平台来建立专业化的慢病防控体系。我们在泰安的实践,仅14个月就帮助泰安慢病医保支出降低了10%。


从用户侧来说,简单总结就是自己的健康自己知道。我们每个人要了解自己的健康,并且主动维护自己的健康。我们通过一个健康门户,把老百姓在不同时期、不同医疗机构的健康诊疗数据全部集成起来,形成一个主动、全程、连续、动态的数字健康个人画像。

 

从政府侧来说,政府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设计政策机制,没有好的动力机制,任何事情都不可能持续。

 

如今,我们正在全国十多个城市落地数字健共体,帮助各地政府构建“健康城市”,切实通过数字化平台帮助当地提高医疗服务效率和水平,建设以老百姓为中心的健康维护体系。

 

就在不久前,世界卫生组织发布了数字健康的全球战略,把过去50年当中关于移动医疗、医疗信息化和远程医疗等概念和术语统统升级成了“数字健康”。我们相信,数字健康一定是产业互联网中最宽的跑道。

 

今天大会的主题是“未来医疗”,那么什么是未来医疗?我们认为,未来医疗一定是以数字化驱动的医疗;是以人为本,更加强调和提倡均衡和共享的医疗;也是以健康为目标的医疗。

如果您想对接动脉网所报道的企业,请填写表单,我们的工作人员将尽快为您服务。


注:文中如果涉及企业数据,均由受访者向分析师提供并确认。如果您有资源对接,联系报道项目,可以点击链接填写基本信息,我们将尽快与您联系。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动脉网及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分享

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文章

企业
对接
商务
合作
用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