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脉橙企业版
试用申请

大健康闯入者:沈鹏,与泛起涟漪的水滴

作者:樊鑫 2019-11-20 08:00

{{detail.short_name}} {{detail.main_page}}

{{detail.description}} {{detail.round_name}} {{detail.state_name}}

{{detail.province}}-{{detail.city}}
{{detail.setup_time}}
融资金额:{{detail.latest_event_amount}}{{detail.latest_amount_unit}}
投资方: · {{item.latest_event_tzf_name}}
企业数据由提供支持
查看

微信图片_20191120102550.jpg


沈鹏太普通了。


10月31日,在北京东四环的一处文创园区,穿着牛仔裤、背着休闲包的沈鹏出现在一处正在搭建的露天展台时,几乎没有人注意到他。


“美团第10号员工”、“下沉市场4大天王”、“3个月2轮融资近16亿元”、“手握过亿用户流量”,用3年时间在互联网世界创造出这些故事的水滴公司CEO沈鹏,现实中实在是太普通了。


1987年出生在山东省某三线城市的中国人保家属院,18岁入读中央财经大学,22岁参与美团创业,在美团从实习生一路成长到美团外卖全国业务团队的负责人,29岁创立水滴公司。今年32岁的沈鹏,成长轨迹非常清晰。不过,当沈鹏经历了几次“从0到1”的历练而决定出来创业时,他可能没有意识到,他偶然间看中的一个领域会成为一个愈来愈明显的风口,健康险在最近的5年内维持着超35%的年复合增长率。


近日,沈鹏在接受动脉网专访时透露,水滴公司短期内会着重通过水滴筹、水滴保险商城、水滴互助等业务解决医疗健康支付的问题,未来会联合行业供给方,进入到医疗服务的领域,使水滴成为一家大健康产业平台型公司


某种程度上来说,沈鹏可能正在做他的导师王兴、王慧文10年前在生活服务行业做的事情。在医疗健康行业,沈鹏创立的水滴公司已拥有过亿的优质流量,虽然目前水滴公司的主要业务还在健康险领域,但它一旦在某个节点开始跨界,其给产业会带来很大的想象空间。 


不过,医疗健康行业的痛点之多,变革之艰难,沈鹏和他的水滴公司可能选择了一条艰难的道路。


但抛开成功与失败的简单定论,沈鹏的身上,似乎折射了这样一个时代隐喻:


这个时代,会鼓励每一个人活成他所想活成的样子。


从中学起就倒腾生意,大四时加入美团学习创业


2019年1月11日,水滴公司旗下非盈利业务版块——水滴筹和水滴公益,举办了第一届“111小善日”公益盛典,旨在向全社会爱心人士致敬。自此,水滴筹和水滴公益锚定“111”作为公益盛典的举办日期,在不久前的11月1日举办了第二届。


在本届“111小善日”活动的前一天,下午4点23分,身材清瘦的沈鹏背着休闲包出现在了活动搭建现场。他低着头,走得很慢,两手各拿一个手机,边走边发语音。沈鹏出现时,现场有很多工作人员,正在露天搭建展台,但几乎没有人因为他的到来而停下手头的工作,对他进行接待。虽然这个年轻老板的身上,有着不少传奇的过去。


沈鹏在接受媒体采访或活动演讲时,常常会这样去讲述自己的过去:


1987年,我出生在山东的中国人保家属院,父亲是一位保险销售人员,那个家属院很多都是做保险的,我在很小的时候就接触到了保险。我从小就比较争强好胜,五年级时有一次我在老家和几个玩伴比赛爬电线杆,结果正赶上电线杆漏电,我被电击跌落,头皮和一条胳膊被严重烫伤,当场昏迷。


幸亏我父亲提前给我买了保险,因此整个治疗期间只自费了很少的费用。在住院的八个月时间里,我看到了不少病友因家庭困难无力支付高昂的医疗费用,最终因病致贫的惨状。当时我就在想,人活着是为了什么?我未来要做什么才能让自己的人生更有价值?怎么做才不白过这一辈子?


我不想待在山东,想去更大的地方看看,2006年入读了中央财经大学,来到了北京,受到当时创业氛围的影响,我有了科技创业的想法。2010年,我参与了美团创业,成为了美团第十号员工,一直到2016年的4月。在美团工作的6年半间,我最早做美团团购,后来内部创业做了很多事情,比如:美团智能点餐、美团会员卡,再后来我做了美团外卖。这一系列工作都主要是围绕中国人民的衣食住行创业,希望让大家吃得更好,吃得更便捷。


2016年年初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些宏观环境的变量,中国的人口老龄化问题会越来越严重。当时看到一个报告预测,大概再往后推10-15年,中国人口年龄的中位数从34岁推到43岁,大概涨10岁左右。


当时正好遇到一个老同事的家属得了病,治不起,我就号召同事们筹钱,但筹钱的效率非常低,另外很多年轻人不愿意拿出来较多的钱买健康保障。于是我决定离职创业,做了水滴互助。我觉得互联网技术能改变这个世界,但是一定要做更有意义的事情。


公司一成立,我们就确定了水滴公司的使命——“用互联网科技手段让广大人民群众有保可依,保障亿万家庭。”能够让更多的人民群众在健康的时候有保障,在得病的时候能够迅速拿到一笔资金,这其实就是我们创业的初衷,至今未曾改变。


但其实,比起这些有情怀的讲述,另外一个版本的沈鹏可能更为真实。


沈鹏从中学起就非常有做生意的头脑,“运营”体育彩票、销售书籍……这些生意虽然一直没做大,但沈鹏拥有了创业的经历。


或许是遵从了某本书上的创业指导意见,或许是从某个企业家的演讲视频中获得了灵感,沈鹏决定先加入某个靠谱的团队学习如何创业,然后再自己出来创业。


2010年,临近大学毕业的沈鹏选择了王兴团队。在北京一家老旧筒子楼里接受了两次面试后,沈鹏加入了美团,成为了美团第10号员工,第2号销售人员,底薪1500块钱。


沈鹏和大佬-1.jpeg

(图为沈鹏和王兴的合影)


这一年,门户时代即将终结,移动互联网正处于酝酿时期。当时中国互联网创业的氛围非常浓厚,王兴经历过校内网和饭否网后开始创立美团,雷军决定辞去金山董事长的职务创建小米,张小龙正带领着腾讯广州研发中心产品团队打造微信。


2016年,在美团与大众点评合并之后,此时已经历了好几次“从0到1”并做到了美团外卖全国负责人位置上的沈鹏,决定出师了。


3月19日,凌晨12点16分,一封标题为《告别美团,重新创业,千言万语,唯有感谢》的邮件出现在美团内部邮箱中,沈鹏宣布自己将离开美团,开始创业。


这一年,沈鹏29岁,当时的中国互联网已经风起云涌。网约车、互联网医疗、互联网保险、网络互助、共享单车等相继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一个又一个的风口层出不穷。


网络互助创业,遇上健康险风口


2019年11月1日,第二届水滴筹“111小善日”公益盛典现场,水滴公司请来了于文文、海陆等10余位影视明星、歌手,南方周末、新京报、动脉网等近百家媒体机构。近3小时的活动议程涉及主题演讲、公益颁奖、公益计划发布、公益演出等环节。


5.jpg

(图为沈鹏在第二届“111”小善日发表演讲)


作为水滴公司的创始人,沈鹏上台发表了演讲。他上身穿着蓝色的活动文化衫,下身穿着牛仔裤,当天他有点感冒,演讲时短暂咳嗽了3次。他的演讲普通且真诚,讲得好的句子是“真正改变世界的不是科技本身,当科技赋予人性温度的时候,才会更好地创造社会价值”


在罕见病乐队8772献唱歌曲《拥抱》时,屏幕返投到了沈鹏,他闭着眼睛,像是投入了歌声中,像是在思考,像是在回忆。


2016年4月,沈鹏正式离职,在望京soho借了一间办公室。团队的创始成员如杨光、蒋伟等皆是从美团追随沈鹏而来的。水滴公司的工商注册名称为“北京纵情向前科技有限公司”,引用自王兴在很多公开场合发言结尾——既往不恋,纵情向前。


离职美团第二天,沈鹏就收到了数百万人民币的微信、支付宝转账,其中有很多是美团同事们投的。一周内,沈鹏被一众投资机构频繁约见。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听说沈鹏出来创业,马上和王强一起请他吃饭。“沈鹏说他不要钱,有钱啊。就在中国大饭店,我和王强请他喝了很多酒,拿到了一些份额。”徐小平透露。


才从美团点评毕业的沈鹏,天使轮就拿到了5千万人民币融资,IDG资本、腾讯、美团点评、高榕资本、点亮基金、真格基金都在投资方的名单中。


这时,沈鹏相中的领域,是当时国内被认为仅次于直播的风口——网络互助。资本集体涌入,数十家企业获得了几百万到几千万不等的融资,各种大小网络互助平台有超200家。


知名的网络互助平台有壁虎互助、夸克联盟、康爱公社等,当时的行业老大是轻松筹。


不过,随着沈鹏和他的水滴公司进场,这个领域的格局很快就将被改变。美团不是第一个做团购的,但最后在“千团大战”中活了下来,并成为行业第一;美团不是第一个做外卖的,但最后也成为了行业第一。


在互联网健康保险保障这个赛道上,相似的故事将重演。


水滴团队建立24天后,第一项业务“水滴互助”就上线。每周上6天班,每晚8点在望京SOHO楼下院子里开例会,公司群消息至少响到凌晨2点。在获客上,水滴互助在今日头条、美团外卖、腾讯广点通等平台做了大量广告投放,3个月花了1000万。


水滴互助上线的第100天,会员突破了100万。沈鹏随后带领团队短暂的停了一下,从北京飞往云南丽江的玉龙雪山团建。


2016年底,在网络互助市场的繁荣之中,乱象也大量出现。为大量吸引互助会员,许多玩家触了监管的红线。有平台违规使用保险术语,将互助计划与保险产品进行对比和挂钩,混淆保险产品与互助计划的区别;也有平台打着“保险创新”、“互联网+保险”等名义进行虚假宣传,声称互助计划及资金管理受到政府监管;更有甚者以互助计划名义收取保险费并非法建立资金池。


当年底,监管出手了。保监会出台了《关于开展以网络互助计划形式非法从事保险业务专项整治工作的通知》文件,文件中将网络互助分为三类,一类机构允许继续探索,二、三类机构则上了负面清单,进行了约谈、整改和强制退出处理。


监管严肃排查、融资的钱烧完了、看不到好的方向、探索不出商业模式、同类玩家竞争激励,在这诸多的困境之下,至2017年,网络互助平台只剩下不到10家。


水滴公司幸运且克制,最终在监管的高压下活了下来。在2017年公司成立一周年的媒体沟通会上,沈鹏当众自豪地宣布,水滴公司获得了保险经纪业务牌照,从此成为了一家保险行业的合规正牌军。


沈鹏和他的水滴公司太幸运了,在网络互助这个风口之后,他们又撞上了健康险的风口。


从2014年的1587.18亿元到2018年的5448.13亿元,健康险在最近的5年内维持着超35%的年复合增长率,据分析师预测三年后健康险将是一个万亿级别的市场。


在规模如此大的健康险市场中,水滴公司就算只做保险经纪业务,那也能轻松地挣到很多个“小目标”。


三年成行业第一,未来想做成平台型公司


2019年5月9日是水滴公司成立三周年的纪念日。凌晨2点,沈鹏久久不能入眠,他给全员写了一封邮件。

邮件里,沈鹏回顾了水滴公司创业3年的经历,感谢了很多人,在邮件的末尾,沈鹏再一次用上了“既往不恋,纵情向前”这句话!


666.jpg

(图为水滴公司成立三周年时的合影)


3年多的时间,水滴的发展实在是太快了。在团队上,据水滴公司一位品牌公关部人员透露,她去年7月份加入水滴时,公司只有6、700人,而现在水滴公司已经有超过5000人了。在融资上,3年获4轮融资合计超过17亿元,背后的投资机构有IDG资本、腾讯投资、高榕资本、创新工场等超10家知名VC。


在第二届水滴筹“111小善日”的发布会上,水滴公司更新了一系列数据。


截至2019年9月底,水滴筹为大病患者免费筹得235亿元的医疗救助款,近2.8亿爱心人士参与其中,共计产生超过7.5亿人次的赠与行为;水滴公益平台筹得善款近2.8亿元。截至10月底,水滴互助已经有7302位会员获得互助金,累计金额超过10亿元;水滴保险商城保障用户数近2000万,保障家庭数超过1300万。


3年过去,沈鹏带领他的水滴公司从一家初创公司成长为互联网健康保险保障领域的独角兽。当被动脉网问及如果满分100分,沈鹏给自己的创业成绩打多少分时,他的回答是60分。


对于未来的发展,沈鹏向动脉网透露,会将水滴公司打造成一个健康领域的平台型公司。“我们第一步会把保险、筹款做好,先解决治病钱的问题;第二步我们会联合大健康领域的供给方进行深度协作,让C端用户用更低的费用享受更好的诊疗。”


从商业的角度来看,沈鹏的这个构想是个大生意,健康险是个潜在的万亿蓝海市场,大健康产业的市场体量则超过了5万亿元。


不过,从当前大健康整个的产业格局来看,目前的水滴公司离他梦想中的大健康平台型公司还差得很远。


“你怎样理解你自己?”在采访的最后,动脉网问。


沈鹏想了想,回答说:“一个对世界充满了很大好奇心的人”。

如果您想对接动脉网所报道的企业,请填写表单,我们的工作人员将尽快为您服务。


注:文中如果涉及企业数据,均由受访者向分析师提供并确认。如果您有资源对接,联系报道项目,可以点击链接填写基本信息,我们将尽快与您联系。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动脉网及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分享

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文章

企业
对接
商务
合作
用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