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脉橙企业版
试用申请

从北京公立医院改革方案预判医改风向

作者:动脉网 2016-03-19 08:00

{{detail.short_name}} {{detail.main_page}}

{{detail.description}} {{detail.round_name}} {{detail.state_name}}

{{detail.province}}-{{detail.city}}
{{detail.setup_time}}
融资金额:{{detail.latest_event_amount}}{{detail.latest_amount_unit}}
投资方: · {{item.latest_event_tzf_name}}
企业数据由提供支持
查看

2016年3月16日,北京市公布了《北京市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改革方案”),犹如一颗重磅炸弹,炸开了公立医院的改革进程,山口炸开,大风将至。

《改革方案》的措施主要有五点:

第一,北京地区多头管理公立医院的格局将逐渐结束,行政区域内所有三级、二级、一级公立医院均纳入改革范围;

第二,薪酬制度改革逐渐明朗,推行院长年薪制度;

第三,编制逐渐退出历史舞台,调整编制背后的利益格局;

第四,北京希望建立属地化、全行业的首都医疗管理体系,落实政府办医责任,落实管办分开,落实医院独立法人地位。

总体上看,这次北京市公立医院改革方案清晰而系统,一步到位。


《改革方案》的细则包括:1、医药彻底分开;2、打破事业编制,医生变成社会人;3、院长相当于国企的CEO;4、提高技术收费价格;5、公立医院收费可谈判,大部分放开,交给市场;5、鼓励使用国产耗材;6、支持社会办医疗机构加入医疗联合体;7、推动分级诊疗;8、推广完善规培制度。

此次《改革方案》在多个方面做出重要推进,将对医疗改革、互联网医疗产生重要影响。北京行善堂心脏专科医疗集团董事长、行善堂心脏专科诊所创始人马宝琳教授,曾在2009年3月7日、早于国家医改1个月前发布自己写的民间医改方案,并通过医药界两会代表将提案提交高层,现在的医改方案和马宝琳教授7年前写的几无二致。为此,动脉网特别采访了马宝琳教授,看看他对这次北京推出的《改革方案》有何看法。

医疗市场将更加市场化

这次的医改推进,是北京、深圳两地齐发,实际意义和全国联动差不多。马宝琳做出十六个字的总体评价:“顺应时代,尊重事实,干脆利索,务实落实”!马宝琳认为背后的实质是,一度滞后的医改进程开始打开桎梏、解除束缚,走向更加开放的市场化。

对于在医疗领域推行市场化改革,很多人担心会不会“乱”。马宝琳直言,改革开放30多年,老百姓都会发现一个规律:垄断的都搞不好,交给市场的都搞好了。医疗同样如此。

马宝琳指出,现在医疗的问题很大,政府、医保、医生、患者、药厂等相关链条全都不满意,已经很乱了,还能往哪里乱?80年代以前,医生和患者的关系很好,近些年愈演愈烈的医患矛盾都是最近这30多年积累起来的。问题的根源就在于不开放,没有有力地推行市场化改革。

此次《改革方案》明确提出推进医药分开,将对医院和药厂的收入结构发生重要影响。马宝琳认为,医药分开将使患者买药更方便,价格更便宜;医院不能再靠卖药赚钱,转而努力钻研技术,这样医疗服务水平就自然而然提高了;药厂卖药也不会像现在这么累,因为原来药厂把药卖到医院要经过好几层关卡,和长途货运走高速一样,过个收费站就交钱,不超载不赚钱,但超载有得罚钱。以后医院单独或者联合采购,中间关卡全部取消,对药厂的长期发展是好事儿。但马宝林也指出,医药分开对不入流的、没有好药的企业是坏消息。另外,医药代表的角色也会发生全新变化。

医生价值回归

中国的医生一直有着令人羡慕的“体制内”身份,如果按此次《改革方案》医生变成社会人,医生群体会不会“乱”,医生的职业发展该走向何方?马宝琳认为,医生变成社会人还是中国人,还有国家法律管着,还有行业标准管着,还有职业道德管着。马宝琳还指出,国企改革以后也没乱,律师变成自由执业也没乱,医生凭什么乱?即使有人会乱来,那也是这个人的秉性本身有问题,在医院事业编制里照样会乱来。就像罪犯,有社会闲散人员,有高官,也有普通上班族,犯罪与否与其体制内外的身份没有必然联系。

马宝琳还认为,医生将来就是凭手艺吃饭,就是凭治病水平吃饭。一个医生如果不做大检查、不开大处方、没有SCI论文,但就是治病厉害,这就是真本事,这就是客户(患者)需要的。现在的医改就是这个方向,所以以后医生就是要轻装前进,安心提高治病的手艺,其他的不用担心,有本事就有患者,有本事就有高收入。

长期以来医院的各种服务收费被严格控制,此次《改革方案》提出提高技术收入价格,公立医院收费可谈判,这应如何理解呢?马宝琳以自己熟悉的射频手术举例,如果除开耗材,对医生手术本身支付的费用顶多1000多元,而现在的建筑小工基本上一天300元。而且射频手术体力强度不比建筑小工低,做射频要穿着几十斤重的铅衣,不吃不喝不去厕所,一直站着,有时候要站10多个小时,而且常常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组人。

马宝琳反问现有的医疗体系,如果不提高技术价格,医生委屈,患者也没少花钱,你说该不该改?

本次《改革方案》还特别提到支持社会医疗机构加入医疗联合体和分级诊疗,或将为主流医疗体系带来相当大的冲击。马宝琳对此持支持态度。他认为,不论公立医院还是社会医疗机构,都是国家培养的医生,都是自己的孩子,本来就该平等对待。医学有其特殊性,就是你不会治我会治,你就转给我;你会治我不会治,我就转给你。不管国有的民营的,都是中国的医生为中国的患者服务。钱总体上都是国家的,民营的又不是不交税,不但交,还是纳税大户,所以就该支持。马宝琳说,分级诊疗更是应该大力推行,几十年前中国的医疗体系就是分级诊疗,后来乡村医生和县医院逐步萎缩,是医患矛盾越来越突出的重要原因。

(作者马宝琳简介:祖传中医,西医硕士,导师胡大一教授,原北京朝阳医院心脏中心医生,现为行善堂心脏专科医疗集团董事长、北京行善堂心脏专科中医诊所创始人、中国中医药研究促进会中西医结合心血管病预防与康复专委会委员、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健康与公共传播分会副会长、北京双心医学研究院执行院长。)

如果您想对接动脉网所报道的企业,请填写表单,我们的工作人员将尽快为您服务。


注:文中如果涉及企业数据,均由受访者向分析师提供并确认。如果您有资源对接,联系报道项目,可以点击链接填写基本信息,我们将尽快与您联系。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动脉网及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分享

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文章

企业
对接
商务
合作
用户
反馈